008 她怎么会在这儿?

“我在这儿等你。”

江逐年把车停在车场,开门下来后,靠着引擎盖点了颗烟。

见他没有坚持要跟自己进去的意思,白蓝依也算是小松了一口气。

她想着,要么随便挂个号好了。那么大的医院,几百个医生,或许也没那么巧——

“白蓝依!”

墨菲定律告诉白蓝依:越是担心会发生的事,就越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会发生。

听闻身后这一喊,她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分分钟被那踩着小高跟皮鞋的女人给捉了正着。

林娜没怎么变。虽然白蓝依一年也见不着她两次,但不得不承认,她依然有着不输岁月的较好容貌。快五十的人了,稍稍一打扮说是三十岁的辣妈也有人信。

此时此刻,她着一身干练白大褂。精明的双眸藏在一架毫无人情味的眼镜后面,显出几分严厉,几分怀疑。

“妈。”

白蓝依硬着头皮叫了一声,下意识将受伤的手往身后藏了下。

可是额头上的痕迹太过明显,加上身为医生的林娜本就对血腥味敏感到登峰造极。

蛾眉一挑,林娜扳身将白蓝依的袖子拽了过来。她啧啧了两声,眼底的严肃顿时幻化出了几分嫌弃。

“怎么弄的?”

“厂里机器刮的。”

白蓝依随口搪塞,却让林娜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鄙夷。

“你白大小姐能耐啊。守个破厂子到现在,都混到要亲自下车间了?”

“确实没你林大主任混得好。”白蓝依毫不客气,当即反唇相讥,“我还以为你抛弃了爸之后,能飞上凤凰枝头当院长呢。原来还在急诊室这脏乱差的破地方转悠?怎么,没给刘叔生个一男半女的,转不了正是吧?”

“你——”

林娜气得胸口乱伏,要不是这大厅人多眼杂,她早撩巴掌下去了。

“给我进来!”

拽着白蓝依的胳膊,林娜直接把她拖进了清创室。

白屏一拉,她噼里啪啦地摆出一排冷冰冰的器具。跟家里吃大闸蟹那种工具差不多,随便哪一件都看得白蓝依骨头缝直疼。

“瞅你这点出息吧!”

林娜一边给白蓝依上药,一边指着她的额头教训:“你给我说实话,这伤是跟江兆铭打的,还是跟那个叫什么……安的小贱人?”

白蓝依冷气倒抽,满眼的不可思议。

“看什么看?真以为云绮能帮你瞒我?她下半年是不想转正了吧!”

林娜手上的药棉又冰又狠,加上力度不弱,痛得白蓝依直吸气。

原来是那个大嘴巴的死丫头片子?白蓝依在心里骂了个通透。

林娜哼声:“想我这辈子就没有斗不倒的女人,到最后却生了你个没用的。白蓝依我跟你说了多少回,这女人结了婚后,一定要把男人的财政大权把在手里。你可倒好,一根筋地扑在你们白家那一亩三分地儿的破厂子上。江兆铭的公司里,你有扎过一根钉子,插过一面旗么!出了事了想起来像个泼妇似的动手,你倒打赢了也行啊!削个三孙子样还好意思来上医院,我都替你丢人!”

“你说够了没有?”

白蓝依抽了抽被她弄得生疼的手:“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没下限?我的事不用你管。不过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把你手里那套小仙居的公寓借我,我现在没地方住。”

“白蓝依你想什么呢!”

白蓝依眉头一挑,狠狠反驳:“怎么?那房子是我爸买的,当初是你死乞白赖的要拿走。现在我住两天都不行?”

“你脑子给驴踢了是不是??”

林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打绷带的手劲儿一大,疼得白蓝依五官移位。

“他江兆铭在外面跟人家生儿育女的拿你当傻子耍,你还眼巴巴的净身出户搬走?你想气死我啊!我告诉你,就算是要离婚,你也得把他姓江的扒一层皮出来!”

“我再说一遍,不是谁都跟你一样,扯着一面皮就能做大鼓,蘸着谁的血都能啃馒头。”

白蓝依活动了一下手腕,冷声道:“我现在就是不想跟那两个贱人纠缠了,他早一天答应离婚我都烧高香!”

“说你蠢你还真是没药救了。”

林娜气呼呼地把托盘一端,狠狠丢进一旁的废药箱。

“你以为,江兆铭为什么不肯跟你离婚啊?”

看白蓝依一脸的疑惑,林娜的眼睛里浮现出几分得意。

“呵,那江家老太爷已经是胰腺癌晚期,我们院长亲自会诊的,最多也就个把月了。他一共就三个儿子,钱又带不进棺材不是?前几天跟医院商量,说怎么也得让他拖到下个月过八十大寿。明眼人不傻,都看得出来老爷子这是要公布遗嘱了。”

“那又怎样?”白蓝依哼声,“就算是公布遗嘱,几个儿子分几份呗。江兆铭一孙子辈的,跟他都不相干,跟我有屁关系?”

“你当幼儿园分果果啊?还几人几份?”林娜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老太爷的小儿子早年被送到部队去了。听说就在你结婚前后,挨枪子儿死外头了。所以现在就剩你公公和他大哥。虽说你公公论能力论层次,处处不及江兆铭的大伯父。但是他大伯父命太硬,克死了两个老婆两个儿子,到现在人快六十了还孤寡一个。而你公公,不但有江兆铭这个儿子,还有小蒙这个孙子。你倒说说看,这遗产的比例,怎么可能平均分配?”

见白蓝依只沉默而不言语,林娜又继续道:“所以啊,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他江兆铭能允许自己这边出现一丁点儿的负面丑闻么?谁不知道江老爷子当年军政出身的,一辈子正直严谨家训森严的,最恨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登徒浪子。他要是知道江兆铭把老管家留下的外孙女都给睡了,不得打断他狗腿啊?所以我跟你说,你就抓着他们一家老小这个心理,狠狠跟江兆铭敲一笔大的,甚至于可以拿小蒙做要挟,那小屁孩毕竟跟了你那么多年。你要他做什么,他还不都听你的?唉——白蓝依你给我站住!死丫头,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白蓝依头也不回地跨出门去。她真是庆幸自己有一只耳朵不太好使了,才不用把这女人的‘教诲’全部塞进脑子里去。

难怪别人都说,这有些时候吧,人和人的三观差异,真是比人和狗的都大。

可就在白蓝依转过医院大厅要出门的时候,一抬眼便看到隔壁楼门口闪出去一个熟悉的身影。

很像安凌然。

白蓝依抬了下头,看着隔壁大楼的巨幅标牌——

2号楼,妇产科专诊。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