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白总说的是哪一次?

白蓝依看到江逐年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的,身边并没有带着小七月。然后就听一旁的江兆铭客套地问了一句:“江先生的孩子也在台上?请问是哪位公子千金?”

“哦,没有。”

江逐年回答:“我女儿病了,但她嘱咐我一定要过来看演出。她想知道是哪家的傻小子替她上台演公主。”

白蓝依:“!!!”

闻言,江兆铭的脸色想来不太好看了:“江先生,你说谁是傻小子?”

“哦,不好意思。”江逐年莞尔,“我只是在转述我女儿的话。并不知道那位傻小子原来是您家的傻小子。”

白蓝依听得差点喷饭。如果放到之前,谁敢这么调侃她儿子,她绝对有上前拼命的冲动。

但眼下也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她总觉得江逐年是因为知道了她婚姻里的隐情,故意说这种话给她出气的。

唯一遗憾的是黑暗中看不出江兆铭的脸色有多难看,白蓝依觉得还是挺受用的。

双方暂回安静,但白蓝依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江兆铭跟个快炸了的河豚似的,憋着一口老血。

半分钟后,他用手机打了一行字,怼在白蓝依面前。

【能跟你那个破烂公司合作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像样的人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蓝依勾唇冷笑了一下。

抓过他的手机,也快速地打了一行字在下面。

【能跟你这个贱人生儿子的,想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货色。你要不要带小蒙去做个亲子鉴定啊?】

“白蓝依!你!”

江兆铭刚要恼,只见前排的家长也投过来一个不爽的眼神。

白蓝依几分得意,起身对江兆铭道:“我渴了,出去买咖啡,你要不要?”

“不要。”

江兆铭侧过身,嫌恶地把她放出去,只顾自己看儿子。

剧院外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奶茶铺,买不到特别够劲儿的咖啡。

但对白蓝依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她只是想逃出来透一口气。

曾几何时,在江兆铭身边腻也腻不够的自己,这会儿只多待了几分钟就觉得窒息。

咬着口中的吸管,白蓝依靠在街边看车来往,大脑难能放空。

而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像鬼魅一样从她身边飘出来。

“这么一大杯奶茶,白总倒是一点不怕胖。”

“江……江总?”

诧异于江逐年的出现,白蓝依稍显无措地挑了下唇。

“今天这么巧,没想到江总也来看演出。哦对了,小七月没事吧?”

“没事,换季就感冒。”

江逐年说着,上手叼了一颗烟,白蓝依不禁皱眉。

“不喜欢抽烟?”

“嗯。”

白蓝依如实点头,虽然她不得不承认,江逐年抽烟的姿势真的很帅。

“那我戒了,改喝奶茶吧。”

说着,男人立时俯下身去,就着白蓝依的吸管吻了上去。

白蓝依怔了一下,旋即眉头一挑,上手就把吸管中段给掐住了。

“喝我奶茶可以,别想碰我的珍珠。”

说完这话,她见江逐年竟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登时觉得有点失态——

“江总,我……”

“看不出来,白总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白蓝依脸上一红:“怎么?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你要跟你老公也这么发嗲撒娇,他至于去睡别的女人么?”

“你——”

白蓝依眼睛一瞪,旋即冷哼一声:“鲜花再香,那苍蝇不也总往厕所飞么?”

“呵,白总误解我的意思了。”

江逐年笑道:“我只是提醒白总,太过牙尖嘴利的女人不招人疼。”

“用不着人疼,我自己疼我自己。”白蓝依冷冷回敬,“女人不学着牙尖嘴利一点,难道别人给什么都吃么!”

“哦?看来我下回要把什么东西塞到白总嘴里的时候,得小心一点了。”

“你!”

白蓝依脸颊绯红,看了眼人来人往的街道,她瞄准身后的一块巨大广告牌,直接把江逐年给拽了过去。

“江总,我希望你明白,那次的事是意外。我们——”

“你说的是哪次?”

江逐年莞尔:“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应该做过三次吧。哦,如果按白总高潮来算的话,那应该不止十三次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