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孩子丢了

“江总,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也见过我丈夫了,我们虽然要离婚,但毕竟还没离婚。我……我跟你说实话吧,在叶城,他江兆铭不是那没名没姓的人物。江总不想惹麻烦,我也不想惹麻烦!”

“你是在担心我?”

江逐年轻呵一声:“还是说,你觉得你老公那个弱不禁风的样子,能对我不利?”

“这不是古罗马斗兽场好么!”

白蓝依承认,论身高论体魄,这男人要是想秒了江兆铭都没什么悬念。

“这么说,搞脑子的话,你觉得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

白蓝依尴尬耸肩:“我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叶城江家在名门豪庭之中还是有些威望的。白蓝依想,离婚是既定的了,但动静能小一点总归是好的。

“有没有必要,不是女人说了算的。他姓江了不起?我不也姓江么?”

白蓝依:“算了,反正我已经提醒到江总了。希望江总看在自己刚花了两个亿来扶持我们厂的份上,能多给我一些时间和空间,让我把精力用在经营上而不是婚姻琐碎上。”

“放心,我不会主动挑衅那种没阳气的男人。”

江逐年理了下被白蓝依拽皱的袖子,迈开步走出广告牌。

然而就在这时,白蓝依的手机突然响了。

刚一接听,江兆铭那火烧火燎的嗓音便传了出来。

“白蓝依你跑哪去了!你看到小蒙没有?他不见了!”

扔下奶茶杯,白蓝依反身就往少儿剧院大门口跑去。

因为还没散场,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进出。

江兆铭站在门卫口,跟他一起的还有两个老师和一个保安。

白蓝依气喘吁吁地冲到几人身前:“怎么回事?小蒙呢?”

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急得眼圈发红:“小蒙妈妈,实,实在对不起!谢幕之后,小蒙和几个孩子结伴上厕所了。其他孩子都回来了,小蒙却不见了!厕所里也找了,到处都没有他的影子!”

“什么叫不见了!”

江兆铭气得几乎要跟老师动手了:“你不是他们的班主任么?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自己上厕所!”

女老师眼泪直掉:“对不起对不起!当时我忙着给下一场表演的孩子上妆,我……我想洗手间就在几米远的地方,三个男孩一起不应该出事的啊!”

“二位先冷静冷静,”那位年长些的老师赶紧上来劝道,“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到孩子。这么短的时间里,或许他没有出门,只是自己走迷路了啊。”

一旁的保安也跟着帮腔道:“是啊,我人在这儿盯着,不可能有孩子跑出去的。八成还在剧院里,你们快点去找找。”

江兆铭紧盯着保安追问:“师傅,你真的一直都在这儿?没看到我儿子跑出去?”

听了保安的话,白蓝依心里的石头也跟着轻减了几分重量。她想,只要孩子没有出大门,那就安全很多了。

“当然一直在啊,我……我们怎么能开小差的?”

保安师傅挺起胸脯,刚想故作镇定地拍自己两下。然而一只大手凭空过来,直接钳住了他的肩膀。

“师傅,所以刚才在便利店门口跟我借火的那个,是您双胞胎咯?”

白蓝依走掉之后,江逐年才慢吞吞过了马路。

正听到那不负责任的保安在这儿满嘴跑火车呢,登时怼他一句,将那老脸给臊得透红。

“我,哎,我刚就……就离开那么一小会儿,眼睛盯着这里呢。”保安眼神飘忽。

“你到底有没有守在这儿啊!”江兆铭又急又怒:“我警告你们,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叫你们统统吃不了兜着走!”

“先别说这些了!”

白蓝依拽住江兆铭:“你冷静点,剧院都是有监控的。我们快点去查,看看小蒙——”

“我怎么冷静!那是我儿子敢情不是你儿子!”

江兆铭用力甩开白蓝依的手,转身冲那两个老师扑过去:“监控呢!快带我去看监控!”

分明是白蓝依的判断和意见更有说服力,却还要被不偏不倚地扣上一顶假惺惺的帽子。

白蓝依心想:要不是因为自己真的担心小蒙,她才懒得去理江兆铭这个疯子。

“不用看监控了,如果你们要找一个穿着裙子戴假发的小男孩——”

江逐年站在一旁,不慌不忙地说:“我看到他上了一辆银灰色的轿车。”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