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他房间里有个女人

白蓝依记得以前爷爷曾提过家里有本宗谱,是从爷爷的爷爷还要往前的时候开始记载,一直流传下来的。

那上面记载了玉兰老字号十几代配方,共计上千种品相。

如果真要提交申遗,这样有年代感的宗谱将是再好不过的书面传承证据。

但是,那本宗谱并不在自己的手里,而是在白文瑾那。

他是白家的嫡长子长孙,即使身患重疾,不能接手家业。但家族的根脉总归有男不传女。

而这些年,宗谱在白文瑾手中,被他重新编绘记录,添加了很多之前遗失的业目。

白蓝依记得前年过年,她带着江兆铭和小蒙去陶雪心那里拜年的时候,还亲眼看到了。

“没听说你还有个哥哥啊?”

听了白蓝依简单的叙述,江逐年随口一问。

“我爸和他前妻的儿子。身体不好,足不出户很多年,也不涉商。”

白蓝依说。

“既然是你哥哥,跟他借过来用一下,应该不会很麻烦吧?”

“不麻烦……只是……”

“他不在叶城?”

“哦,不是。他一直在叶城。”

白蓝依失神之下,被江逐年接二连三的问题弄得有点应接不暇。

“那走吧。捡日不如撞日,我陪你一起去拿。”

说着,江逐年长腿一迈,便往前走。

“啊?今天?”

白蓝依吓了一跳,两脚跟粘在原地似的一动没动。

“怎么?”

“不是,我是觉得今天太晚了,而且要上门我总该先打个招呼。”

白蓝依耸耸肩:“何况,他们又不认识江总您。”

“你的家人,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刚才那两个算狗屁家人啊?”白蓝依反驳。

闻言,江逐年双眼一眯,若有所思道:“这么说,你哥对你的意义可不是一般的重要。甚至如我们之间的亲密,也不能轻易带我引荐?”

“江总您别乱说!我们,我们什么时候亲密了!”

白蓝依的脸再一次飞红若霞。

“我只是,不想让我哥为我现在的状况担心。无缘无故带个陌生男人去拜访,我哥心思缜密,估计看一眼就知道我们上过床了。”

“你不是说你哥从小身体羸弱么?八成他自己都没上过床,又怎么能轻易判断别人上没上过床?”

“江逐年这不是重点!”

白蓝依只觉得再待下去,胸腔里仅剩的氧气都要被江逐年给抽干了。

“我累了,今天哪也不想去了。”

“那行,我们回酒店吧。”

我们?

回酒店?

虽然这话仿佛一点毛病都没有,但白蓝依怎么就是觉得听着瘆得慌呢?

两人的车一前一后停回了希尔顿。

白蓝依连晚饭都没胃口吃。洗了澡后,她从六点睡到了八点半,这会才觉得饥肠有那么点辘辘。于是她打了个电话叫份炒饭,一边等一边在床上坐着回邮件。

“唉!你忘了给我餐具了!”

送餐服务生刚走,白蓝依就追了出去。

“啊,抱歉女士,我等下送上来。”

“算了不用了,我一会儿下去买咖啡,自己去餐厅拿吧。”

白蓝依回屋拿了房卡和手机,刚准备往电梯走,就听身后咔哒一声门响。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只见一个一身黑衣黑裙的女人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那是江逐年的房间!

白蓝依心里一突突,攥着手机的掌心也不知怎么就汗涔涔的了。

那女人似乎也要下楼,这会儿就在她身边等电梯。

于是白蓝依趁机打量着她——

巴掌大的小脸,下颌尖小却饱满,上半张脸虽然被墨镜遮住了,但隐约能透出五官精致的轮廓。

身高一米七多,大胸脯少说36D,细腰,翘臀,一身黑色把她包裹得性感又神秘。

看着看着,那女人可能是察觉到了异样,也向白蓝依转过脸来。

白蓝依一下子愣住,赶紧就势一挑唇角:“你好。”

女人微微一笑,点头。

接下来的时光,两人共处一室却没有再开过口。

等女人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门口,白蓝依才像是从水里钻出头一样重新领略了呼吸。

那个女人,不会是江逐年叫的外卖吧?

看着挺高级啊,白蓝依想,估计这年头什么都讲究过度包装。

买了咖啡,拿了方便筷,白蓝依再回房间的时候,在门口竟好死不死地捡到一只江逐年。

“江总?你大半夜的,在这儿干嘛?”

“哪里半夜?”江逐年抬手看了下腕表,“才九点。”

“可是九点也算是非奸即盗的一个时间段了吧……”白蓝依弱弱地说。

“白总想多了,我只是来找你吃宵夜的。”

白蓝依举了下手里的筷子:“不用了,我已经点好了炒饭。”

“哦。白总这么有心,我就不客气了。”

江逐年眯了眯眼,从容地跟着白蓝依进了门。

特么自己倒是手贱拿两双筷子干嘛啊?白蓝依心想。

两人就这样围着一份炒饭,不到十分钟就见了底。

倒出两颗口香糖,白蓝依递给江逐年一颗。

“江总明天去也去医院陪七月么?”

“怎么?白总一起?这是要刷后妈进门前的存在感么?”

白蓝依气得差点把口香糖给吞进去。

“得了吧。等着刷存在感的后妈怕是站排能绕地球一周了,我可不想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

白蓝依起身,把便当处理掉后,开窗放放空气。

夜风凉凉瑟瑟,将她单薄的衬衫吹贴在娇美的体态上,长发鼓动成瀑。

江逐年看了有几秒,起身过去。

贴着白蓝依的身子,他将她的长发一把拢起。

“你头发真美。”

白蓝依刚想转头,冷腮直接贴上了江逐年的唇。

她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想要脱开他的束缚。

“江总,你干什么啊!”

“你说我干什么?”

江逐年吐息在她耳畔:“白总该不会以为,我进门就是为了吃口饭的吧?”

“喂!你别闹了好不好!刚弄完又来?没听说过男人这辈子只能射多少多少次的么?谁先射完谁先死!”

白蓝依滑的像条鱼,一猫腰从江逐年的胳膊下钻了出去。

可惜却被江逐年一伸长腿绊住了,再次被不偏不倚地捉回了怀中。

“你说什么呢?谁刚弄完?”

江逐年不满地皱眉。

“我都看到了你还不承认?那个穿黑衣的36D,长得很漂亮。”

“你说那个女的?”

江逐年的眉头越锁越深:“那是我面试的新助理。”

“你别胡说了,谁会在酒店房间里面试?”

“我上次面试白总的时候,不也在酒店么?”

说着,江逐年抬手在白蓝依的下颌上轻轻一扳,双眼紧眯起来:“不面试,我怎么给你投的两个亿?”

“江逐年,你,我说过不想再这样了!我还没离婚,你别乱来!”

“你之所以还没离婚,难道不是因为你老公受的刺激不够?或者,我们换点新花样——”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