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白总这是欲擒故纵?

“下周职工宿舍就翻修好了,我搬过去。”

周末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白蓝依从江逐年的身旁撑起酸软的上肢。

她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跟江逐年这样开着对门的房间住,而成年人的世界本来就没什么拘束,孤男寡女肉欲恒流,有火一点就得着。谁又比谁高尚有深度?

“白总这是下定决心要跟我划清界限了?”

江逐年点了一支烟,悠悠然地吞云吐雾。

“算是吧。”

白蓝依起身着衣:“哦,当然我指的是私人之间。公司上的事,还请江总多加指教。”

“那好吧。”

江逐年微微一眯双眼,薄唇逗弄烟圈:“叶城酒店千万间,白总随便搬到哪里我都找不到。可你偏偏告诉我,你要住厂里。你说你这到底是欲擒故纵呢,还是欲擒故纵呢?”

“你——”白蓝依脸上一红,旋即两手一摊,“随便你怎么说吧,但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我一个走投无路的有夫之妇,名声毁在家里,臭在外面,我没什么输不起的。江总就不一样了,您青年才俊,前途大好。点个外卖都得掩人耳目弄得跟中情局特工似的。我是希望江总您爱惜自己的羽毛。”

“白总这话说的,好像是因为昨晚那女人的事吃醋到现在,才故意要跟我断绝关系似的?”

江逐年熄灭了烟,长腿在床上跪蹭了几步,从后面按住白蓝依正在系扣子的手。

他喜欢从后面吻她的脖颈,蜻蜓点水的力度,就能让她的一切敏感无所遁形。

“吃醋?”

白蓝依冷笑着推开江逐年的吻。

“这个还真没有。江总身边莺燕无数,求财求权求色求欲的比比皆是。我不过是比她们幸运了一小步而已——”

“哦?白总怎么说?”

江逐年饶有兴味地挑起她的下颌。

“我求财已经求到了呀,”白蓝依莞尔,“现在偶尔求几次色。跟江总这样的男人云雨,也不吃亏。”

话音一落,江逐年捏着她的脖颈将她重新惯回大床上!

眼底一片猩红的旖旎渐渐凝聚,男人薄唇轻启,一字一顿道:“白蓝依,别把自己形容得那么无所谓。好像是你玩得起我,而不是我在玩你一样!”

又一番折腾过后,天已大亮。

白蓝依想,或许昨天那个黑衣女人真的只是个来面试的助理?

否则这个男人怎么还有精力将她从昨晚弄到现在?

“周末不去公司,跟我出席个聚会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江逐年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换上了外衣。

白蓝依惊讶于他的邀请,旋即果断摇头。

“我是江兆铭的妻子,跟别的男人出席公开场合,未免高调得太不合适了。”

“我当你是合作方,介绍你去了解我的人脉。你不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商务机会,却满脑子只想着我和你的奸情?”

奸情这个词,真是用得精准又明白。

白蓝依脑袋嗡了一下,只觉半口老血如鲠在喉。

“何况,凭你老公那两把刷子。我还真不觉得他有足够的层次能涉及到我的圈子。所以你大可放心,这里没人会认识你。”

江逐年挽着袖口,目光循循善诱。

白蓝依苦笑莞尔:“谢谢江总好意了,不过我今天真的有事。陈老到现在都不肯见我,而你介绍过来帮我公关的慕先生也说了,让我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得把安凌然抓去当面道歉。”

想到这儿,白蓝依心里还有点犯嘀咕。昨天小蒙刚刚受伤,两人之间的梁子也怕是越结越深了。

安凌然不会一气之下又改主意了吧?等会儿她亲自上门,免不了又要针锋相对一场狗血闹。

“白总还真是锲而不舍,”江逐年嗤之以鼻,“你就没想过工厂这项申遗成功后,或许都不用你去请。那些一辈子奉行传承手艺崇高至上的老工匠们,能把你厂门踏破了求着你回来上岗。”

白蓝依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原来江逐年让自己准备资料,还有这一层算盘?

“江总的planB确实很能打。不过我还是希望,能让玉兰人们看到我白蓝依的诚意。”

说话间,白蓝依起身去开门。

外面叮咚的两声,估计是她刚才叫的矿泉水到了。

哗啦一声,门开了。

然后咣当一声,白蓝依二话不说就把门砰上了。

“怎么了?”

江逐年眉头一攒,只看到白蓝依惊魂未定地靠着门板站立。

“嘘!”

白蓝依把手指按在唇上,狠狠递了个眼神,示意江逐年赶紧滚到洗手间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