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被关在一处了

白蓝依开车回厂的路上,天已经黑了。

五月底的气温频频偏高,车内又闷又热。

冷气吹出空调口,噪音呜呜入耳。这让白蓝依觉得,如果车上能有些音乐就好了。

不由得想起那日在江逐年车上听到的那首民谣,来自异国他乡的旋律,歌词婉转如神秘的祷告。经历过炮火......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