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我不愿意跟他分开,哪怕只是这一天!

凉心脑海里全都是各种,女子在酒店走廊上被陌生男子强行拖拽进房实施强暴的新闻。

不同的是,她被拖到楼梯间而已。

……

她死死闭着眼,几近绝望,直到男人那一声清润熟悉的嗓音传来:“是我。”

凉心这才慢慢睁了眼,看向他。

因为有了声响,楼梯间的声控灯也大亮起来。

凉心眸中渐渐浮起的惊讶被她用冷静理智掩盖掉,秀眉紧蹙,“你怎麽知道我在这里?别说你过来出差,正好入住这家酒店,我不相信这种说辞。”

“呵,”男人发出一声浅嘲,眸中尽是痛苦之色,“我不过来,还真看不到你在餐厅跟郁司城卿卿我我的样子。”

凉心的心一时跌宕谷底,一是被他刺耳灼心的言辞,二是被他丝毫不理智的行为。

她脸上染着上薄怒:“你跟踪我?”

“他是怎麽吻你的?”他箍着她手腕的手始终就没松开过,逼近了她,将凉心直接逼退到身后的墙上。

凉心默着不说话,只盯着面前已经接近失控的男人,他眼底的冷清痛楚,都能清清楚楚印入她眼底,她不忍心。

见凉心不说话,他胸腔的怒意更盛,“嗯?”

他双手直接压上她的双肩,“凉心,说话啊?啊?他怎麽吻你的?让你在他怀里沉醉了那麽久!”

他得知她来榕城出差后,紧跟着过来,就是想跟她单独见面,避开郁司城避开郁城所有反对他们的人。

可谁知,他跟来以后看到她跟郁司城在餐厅共进烛光晚餐,他们拥抱、跳舞、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他看到她脸上时而浮起愠怒,时而浮起羞怯,他们举止亲密、他们接吻,凉心是那样沉浸其中。

“不是说夫妻关系不好麽?恩?不是厌恶不屑他郁司城麽?又为什么特地跟着他跑来榕城,才分开一天你就迫不及待的送上来了?所以,这两年来只是演给我看的?演旧情难忘,深情不负?”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在楼梯间。

凉心的手都在发抖,她用尽了力气,手掌还在发麻,她看着男人的脸偏向另一边,红色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他的话说得那样不堪难听,句句如刀,扎在凉心心上。

她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转而很快又提醒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手又放了下去。

她微微踮起脚尖,红唇凑近他耳畔,字字句句凉薄至极——

“盛少爷,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得围着你转,不是你旧情难忘,我也必须得跟着生活不能自理,整日以泪洗面的得过且过。”

他说她演?在郁城,在他面前演旧情难忘,深情不负?

强忍着心口的窒息感,凉心明艳的脸上扯开一抹极淡的浅笑来,那她就演给他看,她出口的话皆往他心上戳,“你特地跟踪我,跑到我面前来质问我为什么会跟他接吻?盛少爷,我跟他是夫妻,你知道什么是夫妻麽?就是我们旁若无人的拥抱接吻亲密,这些,都再正常不过,你说我才跟他分开一天就送上来门来了?”

凉心特地往旁的位置走开一步,以便他能清晰看见她面上的表情,那样绚烂明丽的表情,“是,是我在知道他离开郁城以后,特地赶来见他的,我不愿意跟他分开,哪怕只是这一天!盛少爷,你满意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