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是不是她就真的是所有人眼中的罪魁祸首?

“不是……不是!不是!”盛彦狠狠摇着头,不想再听她说这些,“说,告诉我,你在故意说这些激怒我,好让我更加死心,说,你说啊!”

凉心被他拼命晃动着肩膀,头晕且呼吸不匀。

“盛少爷满意了的话,可不可以放我走了?司城看到会不高兴。”

凉心语调淡凉,犹如那深冬凛冽的冰刀,刺入他骨血里,寒意入骨。

凉心的手才落到门把手上,却被男人用力一拉,一把捧住了脸。

携裹着男人浓厚的怒意,他不顾她的惊吓推拒,低头便覆上了她的唇,在她娇嫩的唇瓣上狠狠厮磨吞噬。

此刻的男人被愤怒促使着……

“盛彦……盛彦,你疯了!你放开我……”凉心整张脸紧揪着,此时她有的只有难堪,她透过间隙艰难急迫的开口:“我是你小舅妈……我是你小舅妈……”

越是反抗,他便越是疯狂,他将她直接按到门上,将她的手一把束到她身后,另一只手便紧紧扣着她的头,唇舌之间更加热切纠缠。

甚至……他想要她给予他回应。

“凉心,你是我的凉心啊……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给我你的回应,嗯?”

他没有了理智,尽情抽走她的呼吸,他想要她身上再也没有那个人的气息。

没有,没有回应,什么都没有!

他便吻得更加用力,直到最后狠狠咬在她唇瓣上,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口腔。

凉心吃痛,已经没有了力气再去推他,她此刻脑海里想到的,全都是郁司城之前如何强迫她,如何逼迫她的画面,也是这般,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与难堪。

可是面前这个人,是盛彦啊,是她深爱过的男人啊……

“你冷静一点,盛彦,我嫁人了,你也是,我是你小舅妈!”凉心彻底失了分寸,语调慌乱。

男人仿若未闻般,离了她的唇后,再吻她的唇角,她的脸,而后转移到耳垂、再到她纤细优美的脖颈……

他发了狠的,想要证明给所有人,给郁司城看,凉心从来都是他的!

凉心全身抖个不停,她害怕,害怕……

凉心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便滚珠似得往下落了下来,深深的委屈,泣不成声:“盛彦……如果你想在这里,我不拦你……只要你想,我的命也给你,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

盛彦整个人都僵住,犹如梦初醒般,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动作。

他深深的看着她,睨着她,替她整理好衣服,抬手给她拭掉脸上的泪,伸手搂住她,胳膊紧了又紧,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凉心就从这样的缝隙中溜走,眸子里弥漫着懊悔与痛楚。

他的下巴搁在她头顶上从内心深处发出叫凉心人窒息的无力感:“凉心,原谅我,我只是太爱你……我太爱你了……这麽久了,我不能没有你,你知道吗?”

没有人注意到,在楼梯间的上一层,那里始终有一个摄像头在隐隐约约闪烁着。

……

盛彦走了,凉心一个人浑浑噩噩的回到酒店。

关上门后,身体再无半分气力,靠在门上,整个人慢慢滑落下来,跌坐在地。

她抱着双膝,泪似开了闸的水库,拼命擦拼命落。

她该怎麽办?她能怎麽办呢?

每见一次盛彦,她的心就好似被人生生掏空再重组,那样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过程,好疼,好难过。

可是没有办法,她什么办法都没有,如果有,她两年前就不会嫁给郁司城,他们又怎麽会是如今这种局面。

……

则生得了郁司城的吩咐,过来给凉心送盖了章的订单合同,还有郁司城特意为她准备的一份特殊礼物。

在酒店门口时与一个带着鸭舌帽身形高大的男人擦肩而过。

则生顿时驻足,回头看了一眼,男人将头上的鸭舌帽又压低了些,只留给则生一个背影便匆匆离开。

总觉得有些眼熟……但又说不上来,则生摇了摇头,往里走了。

……

凉心听到敲门声时,她还在地上瘫坐着,思维一下变紧张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盛彦又折返回来。

“太太,”则生主动开口喊她,“郁总托我过来给您送两样东西过来。”

凉心从包里找出手帕,慌忙抹了抹脸上的泪,显得不那麽狼狈以后才开了门。

则生看到凉心眼睛红肿的,开口问道:“您……没事吧?”

凉心笑了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没事,刚刚喝水太急,呛到。”

则生点点头,将手上的东西递出去给她,“太太,郁总今明两天都有事要忙,托我把这些交给您,还说,希望您明天能在榕城玩一天,晚上再过来接您,不想玩的话也可以留在酒店休息。”

“恩,好,我知道了。”凉心将东西接了过来,此时,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道:“替我谢谢你们郁总。”

则生走后,凉心关上门,看了一眼订单合同。

凉心滑开手机,点开信息,给郁司城发过去一条:谢谢。

凉心不知道自己发这条信息是出于什么原因,心虚?害怕盛彦找她的事情被郁司城知道?

或者是出于真心感谢?或许真的是因为心虚吧?所以才会连想都不想一下就答应他留在榕城陪他的要求吧。

……

晚上,凉心正窝在床上处理手机邮箱里的邮件,电话毫无征兆的打了进来。

是顾淼淼——

“小舅妈……盛彦有过去找你吗?”

她声音里略带焦急小心。

凉心被这个问题问的愣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淼淼的问话又紧接着传来:“你跟小舅在一起?”

凉心顿了顿,从喉间滑出一个字:“恩。”

是的,她不想节外生枝,就让所有人都不知道盛彦来找她的事情吧。

“盛彦趁爸妈不注意打开保险箱拿着钱走了,我打电话他也一直都不接……”

“可是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呢?”凉心不知怎的就打断了她的讲话,内心升腾起一股无名火。

她也是才知道盛彦是带着钱走的,所以他想干什么?

是不是盛彦消失不见了,就一定跟她凉心有关,是不是她就真的是所有人眼中的,破坏盛郁两家关系的罪魁祸首,狐狸精?

“助理查到他买了去榕城的机票,就是今天上午的事情……”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