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_流萤_新书,《封总,请低头》已经在若初上线了,欢迎各位老铁来围观收藏呀。

链接地址:/book/127415

简介:

他是封氏最高掌权人,阴鸷深情。她是苏氏最耀眼的千金,自强独立。

他和她因香水结缘。

他步步算计,只为请她入瓮。

她却不按套路,每每脱逃……

他说:“今生谋不到你,还有来世。”

她回:“我不等来世,我等你,低头。”

======================================================

江州市。

早晨十点,纤纤舞蹈教室。

伴随着一首快节奏的肚皮舞曲《Macarena》,苏琯在教室的中央,尽情地挥洒着满腔的热汗。神情高度集中地投入歌曲中,使得她的舞姿异常妖娆。

中场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苏琯接通手机:“说。”

“大小姐,老夫人当年念念不忘的那条“蓝海之星”有消息了。”

苏琯眼睛一亮,按捺住心中的兴奋,保持平时的冷静:“在哪?”

“明天,在F市有场珠宝拍卖会,重中之重就是那条“蓝海之星”……”

“订机票,我要马上飞F市。”苏琯嘴角上扬,在心中轻轻地说,“奶奶,您放心。琯琯一定把您心爱的“蓝海之星”带回来。”

“蓝海之星”是当年爷爷送给奶奶的定情信物,所以奶奶格外珍惜。后来由于经历了战争,在逃亡中,“蓝海之星”意外丢失了。

这么多年来,全家人一直没有停止找寻“蓝海之星”的脚步。

可是直到爷爷奶奶都过世了都没有寻到。

今天,它终于出现了。

*

十个小时后,F市。

苏琯头挽发髻,耳戴卡地亚银色流苏耳环,身着红色抹胸紧身小礼服,手拿香奈儿当季最新款银色手握包,脚踩着10寸银色高跟踩,出现在拍卖会举行前一天的欢迎晚宴现场。

美丽精致的妆容,玲珑有段的身材,修长白皙的细长腿,淡雅清冷的气质,使得苏琯刚走进宴会厅时,一下子就成为在场所有人士的焦点。

当然不例外地,她也引起了同样在场的封郁琛的注意。

封郁琛看着苏琯的穿着,原本扬着笑容的脸,一下子拉下来了。

“不好意思,失陪下。”

封郁琛深深地看了正找位置坐的苏琯一眼,薄唇微勾,和身边的友人交待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拿起两杯香槟,走到了刚坐下的苏琯面前。

“苏小姐,好久不见。”封郁琛轻轻地一笑,坐在苏琯身边。

他把手中的香槟递给了苏琯,并向她举起手中的酒杯。

“原来是封先生啊,好久不见。”淡然地撇了封郁琛一眼,苏琯接过香槟和封郁琛碰了一下,然后放在浅雅的唇边啜了一口。

好久不见?昨天不是才见过?

封郁探是龚断全球95%以上的香精和香料的生产和供应的封氏集团少东家。

眼前的他,冷峻的脸上棱角分明,浓郁的眉毛往脸两边的太阳线穴延升;冷漠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浅薄的嘴唇,无一不彰显着此人高贵而优雅的王者气质。

“苏小姐对“蓝海之星”也有兴趣?”封郁琛盯着苏琯的眼眸深得看不见底,似不经意的一问。

“我对什么感兴趣,似乎跟封先生没有关系吧?”苏琯脸上笑意盎然,眼中却没有一丝的温度。

她在心中狠狠地低咒,真是冤家路窄。昨晚上因为喝酒醉,她和他竟然……

封郁探一直有花心大萝卜的称号。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封郁探游戏人间,绯闻不断,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快,是个不折不扣的滥情之人。

当红明星汀心蓝就是他的对外承认的现任女朋友。

据说,为博红颜一笑,封郁琛拆巨资,捧着汀心蓝坐上了如今的影后之位。

不想再跟这种滥情之人有过多交集,苏琯冷哼一声,站起身想走开。

手被封郁琛狠狠地拽住,用力一拉,跌进一个健硕的胸膛。

“你干什么?”苏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姓封的,这是公共场合,你想公然耍流氓?”

“哦?”封郁琛脸上浮起一副轻飘飘的笑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抚过苏馆背上那朵妩媚的玫瑰刺身,“我记得昨天晚上,苏小姐似乎也很喜欢我耍流氓的样子。”

他发现他似乎爱极了这朵火红的玫瑰刺身,再加上苏琯今天穿着紧身红礼服,衬得这朵红玫瑰刺身愈发娇艳。

封郁琛的喉咙一紧,眼睛愈发深沉。

“你……”苏琯脸色一刹变得煞白,低声说,“昨天晚上,只是个意外。”

“是么?”封郁琛眼中浮起了一丝的怒气,脸上依旧浅笑连连。

“竟然把我当猴耍?本少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羞辱?还是出自个女人之手!”封郁琛在心里愤愤的想,表面上却是还是一副风淡云清的绅士模样。

他掏出一张50元,递到苏琯面前:“那么苏小姐今早走之前,留下的这50块是什么意思?”

苏琯认出那张50元,是早上她离开那个房间前,留在封郁琛身边的。如果当时她钱包里有更小金额的钱币,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更小的货币。

嘴角擒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苏琯轻拍封郁琛的胸膛:“我付给你昨晚上的小费啊,因为你的服务也就值这点钱。”

“哦?原来如此。”封郁琛轻佻剑眉,微勾起那两片薄唇,戏谑一笑,颔首道,“苏小姐的意思是,你的第一次原来也只值这点服务。”

“你……”苏琯羞得满脸通红,反手想甩封郁琛一巴掌,却被封郁琛伸手牢牢地拽住。

“苏大小姐,不要以为人人都会忍受你的大小姐脾气。”封郁琛把她的手用力挥开,原本带着怒气的眼睛又恢复了冷漠至极。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封郁琛即将发怒的前兆。

他站起来,满脸的嘲讽,俯下身,低头在苏琯耳边细语:“和我在一起过的女人,本少爷绝不允许她穿这么暴露出现在大众的眼中,因为会拉低本少爷的品味,影响本少爷的形象。苏琯,我限你五分钟内离开宴会厅,否则别怪我亲自动手。”

暴露?

苏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很正常的一件Cymbeline的晚礼服啊,封郁琛这是来找茬的吧。

神经病!

她手握紧拳头,指甲陷进了手掌,愤怒地说:“谁是你的女人,封郁琛,麻烦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穿衣自由。”

封郁琛并没有理会苏琯的抗议,抬手看着手表:“还有三分钟。”

苏琯咬住唇,扭过头不理会封郁琛的威胁。

“两分钟……”封郁琛俯身轻挑地把苏琯遗落在耳旁的两条发丝别到耳后。

“一分钟……”

见苏琯还是无动于衷,封郁琛伸手准备横抱起她时,苏琯吓了一跳,终于赶紧站起身,向宴会厅门口飞奔而去。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封郁琛阴鸷的眼眸盯着远处落荒而逃的那抹倩影,眼前浮起那晚的情形,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