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中毒

现场NG过的演员有很多,几乎可以说是全部,但是霜霜是今天才进组的,她也是今天第一个被喊‘卡’的演员,并且还是在和晏蓁对戏的时候,这让她觉得很难堪。

“怎么,说你两句你还不服气是不是?”曹兴安见霜霜还杵在那儿动也没动一下,他不由火大地吼了一句。

“我,我没有。”霜霜出身国内最红的女团,平时哪有人会当面给她气受?她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既然没有,那你还不准备重新开始拍?你是木偶吗?要人来掇你吗?”曹兴安看着霜霜依然没有动弹的身子,他有点被气到了,这丫头咋这么迟钝呢?

“哦,哦。”霜霜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走到之前的位置。

“卡——”曹兴安看着梗着个脖子刻意不往三姑娘那边看的万思思,他再一次喊了卡。

这次他也不解释了,只是再次重新开拍。

就这样一直NG了六七次,扮演几个姑娘的演员脸上都有些不好看了,霜霜更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正在这时,宋挽挺身而出了:“你是要引起大姑娘的警惕,同时还要不着痕迹地暗中观察一下万夫人更中意的三姑娘,所以你在和我妈对话的时候要看三姑娘,但是又不能让人发现,这样你懂吗?你刚才不是太明显,就是故意去忽略,再不然就是被别人发下了,这都是不对的。”

霜霜听了宋挽的话,她先是怔了一下,接着露出狂喜对着宋挽不停地道谢。

晏蓁看着宋挽的一番举动,不由摸了摸下巴,这是要找刀子了吗?

接下来,霜霜按照宋挽教的做法,果然在继续NG了两次之后就通过了,曹兴安对于宋挽的现场教学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的,能有人代劳,他乐得轻松!

接下来的几场戏还比较顺利,万思思成功引起了大姑娘元秋的注意,在万氏带着万思思离开之后,大姑娘就和大夫人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大姑娘隐隐知道对方的来意,多半就是过来相看自己,顺便打探一下自己秉性,但是万思思对待自己的态度却隐隐透着些讨好,这反常的举动不像是来相看打探的,翻到像是……糟了,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难道?嘶——”大夫人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脸色大变,她怒然拍桌起身:“好一个国公府!这媳妇还没进门,就领着小妾上门来示威了!”

“母亲?”大姑娘听着这惊世骇俗的言论从自己母亲口中吐出,不由大为惊吓,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大夫人听到大姑娘的声音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她一时恼恨,居然忘了女儿还在自己跟前,居然就这样把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当着云英未嫁的女儿说了出来。

不过她后悔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件事还是该让女儿知道,毕竟这是关系到女儿一辈子幸福的事情,她也大了,该懂了。

“别怕,此事为娘定会为你做主。”

大姑娘担忧地看了一眼大夫人,微微垂下眼睛低声道:“那可是国公府。”遂又想起先前万思思在自己面前的惺惺作态,她不由心下暗恼,手中的帕子被攥得变了形。

“卡!”曹兴安看着宋挽和扮演大夫人的老戏骨罗眉两人的表演,不由点了点头,不愧是实力派,宋挽的演技还是挺不错的,之前的那点小瑕疵可能是状态不好。

接下来轮到晏蓁登场了,她眼睛随意地扫了一下片场,果然看到霜霜一脸仰慕地往宋挽走去。

“你是说今天国公府的那位表小姐有问题?”三夫人看着女儿邹起了眉,今天国公府的万夫人过府来的意思妯娌几个心里都有数,而依照对方国公府的门第,那有意的对象必然是侯府长房长孙女才说得过去。

“嗯,那位表小姐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有些谄媚了,所以女儿猜测……”三姑娘看了一眼亲娘:“那位表小姐恐怕不仅仅是表小姐而已。就算现在还没定,但是待正头娘子进门,她恐怕就会接着进门了。”

三姑娘的真实性情只有在母亲身边才会体现一二,而她此时坦然自若的表情就跟平时万事不出头的温婉模样相差甚远。

“而大姐姐不管是身份还是脾性,可都算得上顶顶好的。”

“既然如此,那国公府今天来侯府的意欲又是何为?”三夫人抬头见女儿脸上说不出是笑还是讽刺:“啊——”她突然惊呼了一声:“难道?她们的目标并不是元秋?”

“哼,真真是好算计!”三姑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过,由此看来,那位素有贤名的万二夫人可能还真没那么贤惠。”

“呀,宁儿,那既然她们的目标不是元秋,那会是谁?不,不会是…不会是你吧?”三夫人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那虽然是国公府的公子,未来还有可能是世子,甚至——但是就看今天万氏两姑侄的心思,那国公府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地方,自己和三老爷只有一个女儿,她只希望宁儿能够无忧无虑地过一生。

“娘放心,女儿也不是任由别人拿捏的主儿。”

“卡!”

曹兴安看着监视器里的回放,三姑娘和三夫人两人的性格特色都被晏蓁和余兰兰演得入木三分,他不由弯了弯嘴角,不愧是最年轻的影后,不愧是得过视后的老戏骨!曹兴安对这部《仕女赋》的收视率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剧组都在有条不紊地拍着戏,片场除了导演曹兴安时不时的大嗓门外,一切都很和谐。

但是真相真的是这样吗?晏蓁表示笑笑不说话。

因为宋挽和霜霜不知达成了什么PY交易,两人时不时会在对戏或者私下里给晏蓁使使绊子,晏蓁有时候会化解,有时会反击,就是着道的次数少,气得霜霜一见她就没有好脸色,而宋挽不愧是影后,她从头到尾都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倒是把晏蓁气了个好歹。

晏蓁最讨厌这种坏事做尽却还有一大把不明真相的观众追捧的人,就像上辈子的楚天意和谢莱,所以她对宋挽的厌恶比对霜霜要多得多,霜霜不过是一个小卒子罢了,可怜她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没见剧组其他人现在看霜霜的眼神都不对了吗?

你一个只在几部电视剧中打过酱油的小演员居然天天对着年轻影后使脸色,别人会怎么想?

更奇葩的是还有人劝宋挽不要再理霜霜了,说霜霜连晏蓁都不放在眼里,对她应该也不是真心感谢,别养出一头白眼狼来。

宋挽听了只是笑笑,说自己只是不忍心因为霜霜一人拖慢整个剧组的进度,才忍不住开口指导。

宋挽的这一番解释得到了剧组大多数人的赞叹,他们都说宋挽不愧是德艺双馨的影后,还是要比年轻人要稳重值得尊敬得多。

这番八卦被最近都待在片场的姜小米听了个完全,她有些气不过,想跟人揭穿宋挽的真面目,但是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最后还是晏蓁安慰她,让她看开点,反正自己还没有什么损失,如果宋挽只有这点手段,那她不理也罢。

“晏蓁!”

“来了,导演。”

一大早才化完妆到片场,晏蓁就听到导演叫自己,她把手里还没来得及喝的瓶装水递给姜小米就往曹兴安那边走去。

原来是之前拍的一幕戏镜头有些晃,导演让那幕戏的演员重新拍过。

那幕戏正好是大姑娘出嫁前和三姑娘的最后一幕戏,可以说是一个小高潮了,这幕戏里三姑娘在对着大姑娘那张假惺惺的脸时,终于没忍住,把被姐妹换亲的屈辱一股脑地朝大姑娘发泄了出来。

“你怎么那么狠?我自问从未得罪过你,你不要那门亲事,让大伯母回了就是,你犯得着这么来坑害自家姐妹吗?”

“三妹妹,请慎言。”大姑娘一脸严肃,正准备接下面的台词,突然——

“呀!快,有人晕倒了!”

“啊——这是谁啊?快送医院呀!”

“好像叫姜小米,是晏蓁的助理。”

……

晏蓁听着片场陆陆续续传来的惊呼,她从中提炼出有用的信息,得出自己的助理姜小米晕倒的结论。

她也不去管宋挽还在装模作样地说台词,晏蓁直接就往人群集中的地方跑过去。

“有拨打救护车吗?”晏蓁一边蹲下去看姜小米,一边问周围的人。

“打了打了。”

“谢谢。”

晏蓁注意到姜小米的嘴角似乎有些水渍,地上有一摊秽物,看起来像是呕吐物。中毒?

晏蓁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看样子姜小米的症状就是中毒了。

她在姜小米晕倒的附近找了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一眼扫过,就发现自己之前来不及喝的那瓶水此刻正开着瓶盖倒在地上,瓶里的水因为没有瓶盖的阻挡已经快要流光了。

她也不知道这瓶水有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现场就只有这么一个可疑物,她不愿放过。所以,她把瓶子捡起来拿在手上,蹲在姜小米身边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