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奇妙

“也不是害怕……就是,就是觉得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爸妈他们现在才知道,还是从我父母那得到的消息,怎么说都是我们过分了呀。”

“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即便是父母,也没有干涉我们的道理。放轻松,万事有我。”

他一派淡然,换做别人,任谁这样说话都会让人觉得失了稳重;可偏偏,这样看似十分无礼的言语从他口中说出却多了叫人信服的力道。

沈妗舒了口气,当真没了一开始时的焦急不安。

许宅远离市区,秦吏开着车匀速前进着,后座的两人气氛安谧,十分相贴。

眼看路程将抵,沈妗手心一暖,细指被男人的大掌握住,她偏头,继而对上许南暨深邃黑亮的双眸。

“妗妗。”

他的声音很轻很冷,她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时有着她从未有过的羞意体验。

“怎么啦?”

她顺着他的掌心细指翻转,恰到好处的与他十指相扣。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她轻轻握住,嘴角笑意清浅。

那抹笑意印在许南暨眼底,男人不由抿了抿薄唇,收紧了大掌,在开口时就连前面的秦吏都听出了大少不同以往的,略显迟疑。

“关于婚礼,我没想现在举办。”

男声清冽干脆,沈妗一愣,下意识道:“那你想什么时候举办呢?”

她小脸认真,许南暨感受了下掌心的细腻,对上她明亮的双眼,轻声解释:“我许诺过你,婚礼势必会补偿于你,但不是现在。”

沈妗本没觉得什么,关于婚礼,她没有太多想法,于她而言,多年夙愿成真在没有比嫁给许南暨更让她更欢心了。婚礼延后便延后,她没有太大感觉。

可偏偏,他用这样无比正色的口吻跟她说,现在不办婚礼。

沈妗想了想,轻言问他:“南暨哥哥,是不是你现在工作特别忙呀?婚礼延后没有关系的,你可以先忙你的。就是,就是我爸妈之前也跟我提过,关于婚礼,他们也是希望能有一个明确仪式的。”

沈妗说完已是脸色通红,许南暨看的心下一紧,神色却愈发暗沉了下去。

她只是在要一个她本该拥有的仪式,却偏偏因为他,就要如此的小心翼翼。

“嗯。”

他忍不住拉了她环在胸前,在她头顶低低应声。

“我会给你一个,盛大且唯一的婚礼。”

他的承诺,沈妗入耳便酥软了整颗心,哪里还有半点其他的敏感心思。

而开车的秦吏心里却是一个激灵,他本以为依照近来大少的行为,这场婚礼势必要在世人眼前显现了呢。没想到,大少还是要走那一步啊……

许宅,沈妗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可却是第一次,由许南暨亲身陪同,跟他以夫妻关系进入这里。

两人在前,一高大挺括,气韵天成;一个娇俏瑰丽,豔色美人;两人离得很近,沈妗右手搭着许南暨修长的手臂,画面十分养眼,两人也委实相配。

秦吏在两人身后跟着,他不敢走近,落后一段距离,心里还在思忖着大少适才说的话内里是不是还包含了其他用意。就这么分着心,耳边隐约听见几声咔嚓,他当下抬头一看,环境清幽的别墅区,除去前面两道出众身影,周围不见任何一人。

奇怪,是他听错了?

许宅很大很清净,沈妗一进去就感受到了许父许母的激动。

“妗妗你可终于来了!快来坐!”

沈妗松开了一直挽着许南暨手臂的手,由着许母将自己带到了沙发前坐下。

她对着许母一时转变不过来心境,怔怔的由着许母在眼前不断的说着什么,一路上想好的说辞被她忘了个干干净净。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