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武士猫【修】

江有时第一次进酒吧,一进去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吓到,捂着耳朵走到吧台,要了一杯酒。

酒劲上来有点昏昏沉沉,她单手撑着下巴,拂手将垂在耳边的卷卷的碎发拨到耳后,露出小巧的耳廓,耳垂吊着一根银制长质锁骨的耳线,闪着细碎的光。

入口是刺激呛喉咙的口感,江有时小脸皱巴巴一口咽下,液体在喉管划过,又涩又苦还十分辣,她忍不住缩着小腹深呼吸,没一会皮肤上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子,她喝完四处张望,在寻找什么人。

没过一会,一个穿着西装笔挺的男人进来四处观望,一眼就在吧台看到江有时,她喝的有点多,趴在桌子上双眼迷离看着手机,拇指按个不停,似乎在给谁发信息。

男人抓住她的手臂,手掌刚好挡住武士猫的纹身,他脸色阴沉:“就这点出息?不就一个男人,至于你为他买醉?你知道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喝醉很容易出事,你能不能爱惜自己?”

江有时清醒一点看到抓着自己胳膊的男人,眯着眼睛打量:“我姐夫都不管你我管我干嘛?你有病啊?”

他的确是有病才对她念念不忘,他脸色黑沉:“你姐夫不管你我管你行吗?”

“假惺惺。”

江有时看到他平生厌恶。

陆羽却无视她眼里的厌恶,反正她迟早他的女人。

她喝了酒,酒劲上头,晕乎乎被他拉拽着往酒吧外走。

出了酒吧大门,一股热浪扑面过来,江有时顿时清醒了些,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甩开他。

江有时与他拉开距离,街口来往的人流不断,又是晚上,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陆羽看到她手臂上的纹身,一脸讥讽:“你胳膊的纹身新纹的?为了你姐夫?你别傻了,他不会再管你了。”

他说的是事实,她脸色瞬间苍白,想起来她是被姐夫赶出家门,现在是无处可去。

胳膊的纹身她拜托一个很有名的纹身师纹上去的,纹的时候她嘴上没遮拦得罪了刺青师,他转而改了注意,纹了一只没什么杀伤力的微笑武士猫。

她嫌累趴着玩手机,等她醒来,微笑弱鸡的武士猫已经成型。

陆羽见她发呆,小心靠近:“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可我那是喝多了冲动才对你……江有时你给我个机会,你不能一下子把我踢开。”

“谁信你喝多了,你就是对我图谋不轨,要是让我姐夫知道,你死定了。”

陆羽嗤笑,摇了摇头,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如果没有你姐夫的默许,我敢对你怎样吗?”

“你什么意思?”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姐夫同意你跟我在一起,那瓶酒也是你姐夫给我的。”

那瓶被下了药的酒,江有时回忆起来就恨的咬牙切齿,磨着后牙槽冷笑:“你以为我会信的鬼话?!”

姐夫绝对不会做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强迫她,更别提是把她送给陆羽。

陆羽早些年是姐夫的跟班,做他们这一行的身上难免沾染社会气,而陆羽在姐夫手下当了多年保镖,就在前不久鸡犬升天,得到了赵锋公司下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