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留宿

她隐隐记得周谵就住这附近,但不确定是哪一间。

她恨不得现在再来几大碗酒,灌下去让酒精麻痹自己。

“江有时,你开门,你在里面我看到了。”

陆羽的声音响起,隔着薄薄的木门穿透进来,江有时就跟他隔着一层木门,听到他声音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她手用力搓着胳膊。

“再不说话我砸门了。”陆羽狠狠锤门,里面却始终没有人回应他。

周谵走过来,高大的身形笼罩在她头顶,他抬手落在门栓上,侧头俯视她,那双眼睛没有一点情绪,她突然害怕,小手覆在他落在门栓上的手背上,她的手又小又白嫩,跟他的手形成鲜明对比,她还在抖。

周谵视线挪动,瞥到她右手胳膊上一个显眼的纹身,那是一只微笑的武士猫,色彩鲜艳丰富,线条流畅,栩栩如生。

他唇角勾了一下,没说话,突然抽出门栓,打开大门。

周谵面无表情看着门口穿着西服的男人,身边的女人躲在门边,瞪着瞳孔一脸警惕看他。

江有时与陆羽隔着一个门板,她后背贴着坚硬的墙,呼吸急促,胸口起伏,她抿着没有血色的唇,漆黑的瞳孔散大,正在看着他。

周谵在她脸上停留一会,没说话,她脸颊一个巴掌印红的显眼。

陆羽沉脸,看着突然出现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堵住门口,把里面挡得严严实实:“刚才有个女人跑进你家,她在哪。”

周谵面无表情无视他的愤怒,淡淡说道:“女人没有,男人一个。”  陆羽发现突然出现的男人并不比他弱,个子体型都在他之上,如果硬拼他不是对手,他后退一步,恶狠狠的眼神没有从周谵身上移开。

江有时明明是跑进去了,他看到了。

陆羽转身就走,等到大门再度关上,他才折了回来,并没有离开巷子,他在等。

他明明看到江有时跑进去关上门,他不信江有时认识这个男人,他在赌她什么时候出来,就不信她能在那男人屋里呆一晚上。

大门关上,外面静悄悄没有了声响。江有时才松了口气,但是没有彻底放松,以陆羽的性格绝对会在附近等她出现,她现在走不掉。

江有时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露出讨好的笑容。

她现在不能出去,陆羽就在外面守着。

周谵依旧面无表情看她一眼,转身就往屋内走去。

他也没有赶她离开。

她这才松了口气。

她厚着脸皮跟在他身后,嗓音绵软像极了春天的细雨:“老师,毕业好多年没有回去看您,您过得怎样?”

周谵冷飕飕瞟她一眼,没有温度的视线落在她脚上。

江有时顺着视线往下一看,倒吸口气,拉起宽大的裤腿露出红了一片的脚背,也不知道刚跑过来踹到哪了,脚底沾满了泥土,她走过干净的地板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江有时跟他走到大厅,放下裤腿,讪讪道:“周谵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周谵走到角落,打开大厅的灯,墙边的老式木制沙发散发年代感,电视机也是老旧的,一张八仙桌摆在大厅正中间,他在桌上拿了包烟抽出一根点燃,烟雾迷蒙,挡住他的视线。

“我记得你。”

江有时一愣,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听到他说:“过一会,你走吧。”  他在下逐客令。

江有时回头望望天井外的大门,又看看他,露出可怜的表情:“老师你不知道,那个变态肯定还在外面堵我,万一现在出去正好羊入虎口,老师您不能见死不救。”

“你又不是我学生,关我什么事?”

这是为人师表吗?!这是人讲的话吗?江有时腹诽。

他忍心见她这么一个花季少女被摧残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忍了。

“曾经是您学生。”

周谵勾唇冷笑:“现在不是。”

烟雾尽散,他抬眸望过去,清晰可见她胳膊上的纹身,头发染成栗色烫成微卷,还有一身不伦不类的穿着,又是露肩露肚脐的,她真是一点没变。

江有时笑眯眯:“你是老师,好歹师生一场。?”

男人抬起手腕:“现在下班时间。”

江有时委屈:“老师,我现在受了伤走不动,又这么晚了,我要出现在出去肯定会被他整死……”

周谵不为所动:“我送你走。”

“还是不了,我觉得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你是女孩子,留在这里不安全。”

他是一个单身的成年男人,她一个女孩子留在他家一样不合适。

江有时怎么会听不出来,但是她现在没地方去,姐夫那她是回不去,她又不能去陆羽那,陆羽肯定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到时候渣都不剩。

“老师,我没地方去了。”她就赖在这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