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钢丝球

周谵面无表情凝视她,凉凉说道:“如果你现在还是我学生,我会拿钢丝球把你胳膊的纹身洗掉。”

他不像是开玩笑,非常认真。

江有时微笑回应:“不用老师费心,有专门可以洗纹身的哦。”

她倒是不怕,毕竟现在不是他学生。

纹身容易,洗纹身难。一次洗掉难以彻底消除,通常需要多次,去除彩色纹身要比单色纹身难。过程漫长且痛苦,她才不傻。

手臂的那只彩色武士猫色彩丰富,这么一小块都要花上好一番功夫。

不过周谵的话让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钢丝球擦皮肤,当她皮肤是不锈钢吗,这种事情也只有他能干得出来。

她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已经毕业,纹身是她的自由,不用再受正直的人民教师摧残。

周谵不再跟她说话,大步踏出门槛,等着她一起出来,她踢踏踢踏穿着肥大的拖鞋走出来,他便利落关上门落上锁,咔嚓一声,他把钥匙放进裤兜里,朝巷子出口走去。

他腿长走的快,没有等她的意思,出了那道门,他们桥归桥路归路,见面还能礼貌称呼他为一声老师,这是基于人类社交社会基本的礼仪。

江有时跟在他身后,这才注意到白天的巷子两边的墙壁是没有砌上外墙的红砖。

江有时打扮过于独特,离经叛道又像极了青春的叛逆问题少女,她长了一张极有攻击性十分漂亮的脸,还是一头栗色卷发、露肩露肚脐的造型十分异类,跟在一板一眼的周谵身后格外吸引注意力。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巷口多时,堵住了巷口通道的去路。

江有时停下来,眯着眼睛打量那辆车,车上的人似乎也看到了她,打开车门走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陆羽。

陆羽凉凉睨她的脸,说:“终于舍得出来了。”

等了一晚上没等到她出那间房子,她就真的在那男人屋子里留宿了一晚上!

孤男寡欲共处一室,他绝对不相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个陌生人怎么会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在自己家里过一晚上!

……

江有时跑到周谵身后,瞪着眼睛说:“你还真是狗皮膏药死缠到底了啊。”

周谵比她高一个头,她躲在他身后,十分有安全感。

陆羽见她躲在昨晚那个男人身后,脸色阴沉的可怕:“你以为你躲得了一晚上就没事了?你以为你躲在他身后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江有时毫不客气嘲笑:“你那么能昨晚怎么不冲进来呢,我就在门边上,听到了你那怂得不能再怂的喊话了。你真是笑死人了,是不是见到他比你高大威猛打不过才跑的?”

“江有时,你!”陆羽被她的话气的要死,恨不得立刻办了她,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陆羽,真不明白我姐夫怎么会看上你。”

她永远是这样,随心所欲肆意妄为,以前赵锋还在的时候还有人压得了她,现在赵锋不管了,就愈发张牙舞爪。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