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嚣张

这不是他第一次帮她收拾烂摊子,赵锋倒也习惯,走走过场似得说:“有时,道歉。”。

江有时不为所动,她肩膀靠着墙,身上还穿着那件粉色露肩露肚脐的衣服,宽大的裤腿盖住她脚上那双黑色宽大的拖鞋,耳链闪着细碎的光,她很瘦,锁骨凹陷,肩膀两边连接锁骨的尾端微微凹出一小块,她皮肤极白,衬托胳膊上的纹身十分显眼。

如果可以选择,她要一只面目狰狞的武士猫,如同她的心情。

“我道歉?你们怕是活在梦里。”她脸上的笑倔强又执拗,掩盖住所有坏情绪,“才断了一只胳膊,咋了,另一只胳膊也不要了?”

她的眼神冷冰冰瞟着张棋另一只完好的胳膊,明目张胆威胁她。

“导员你看到了吗?江有时这么嚣张一点认错的诚意都没有!”

“江有时,你再这样花再多钱也救不了你。还有张棋,你闭嘴别天天逮着谁就骂,小学没有老师教你们相互尊重吗?”

“可是导员,是她先动手!”

江有时打断他们:“谁先动手不一定,张棋,别以为谁都是你爹妈都得惯着你。”

医院走廊突然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推着一辆担架车经过,打断他们的僵持,他们纷纷自觉贴墙让开通道,在救人面前暂时放下了怒火。

一道高大且熟悉的身影背光走来,宽阔肩膀的边缘有一道柔和模糊的光晕,面朝他们走过,江有时一眼便注意到他,背光的缘故,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身上却有一种沉沉的气息堵在眼前,气场强大骇人,不像是文质彬彬从事文艺事业教育育人的气场。

周谵径直走过,一点视线都不分给贴着墙注视他的江有时。

赵锋突然伸手弹了一下江有时的额头,指尖冰凉,江有时顿时反应过来,小脸情真意切换上讨好的笑容,娇滴滴喊他:“姐夫。”

周谵还没走远,听到这一声掐着嗓子的声音喊的‘姐夫’,脚步顿了一下,也仅仅是几秒的功夫,他继续向前走去。

赵锋低声说:“江有时,没有下次。”

语气冷厉,表情极度不耐,他抿着唇,蹙眉不展,这是他不悦的前兆。

姐姐和赵锋在一起那几年,她们姐妹俩吃喝用的全是赵锋给的钱。

姐姐要出去工作,赵锋不让,说心疼她一个女孩子父母不在还要照顾调皮捣蛋的妹妹,遂将她们姐妹俩接进一栋别墅里住,那别墅地段环境在吴中都是最好的,价值不菲,赵锋有钱,承包了她们姐妹俩所有开销。

江有时从来没有主动找他要过钱,她的名牌衣服包包,价值昂贵的护肤品化妆品无一例外都是赵锋买的,给她姐姐买一份同时顺便给她一份。

她一度以为,姐姐和赵锋会一直这样下去,会步入婚姻的殿堂,结婚生子然后在一起一辈子。

所以她放心且坦然做起了她的大小姐,一直我行我素想任性妄为,直至前不久姐姐车祸离世,赵锋将她赶出了家门,说以后不要再联系,她要长大,不能一辈子依附在他羽翼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