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爬墙

卷翘的睫毛眨了眨,她这几天没化妆,素着一张脸:“不想睡大街,想睡你。”

周谵彻底冷眼,毫不客气拎起她后颈的衣服丢出去,她很瘦,也很轻,他一下子就把她丢出门外,利落关上大门。

江有时拍门:“周谵,你还真让我睡大街?!”

她不就是仗着一时来了勇气才大胆放心撩拨了几句,这男人也太小气了,还真把她丢出去睡大街?

现在还只是口头上的撩拨,引诱,万一哪一天她心血来潮忍不住他致命的吸引力把他给上了,那她的下场岂不是更惨?!

拍了半晌,里面都没反应,看来是铁了心不管她死活。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说了,你开开门……”

被丢弃的恐惧再度袭来,江有时蹲下抱着膝盖一动不动。

巷子很黑,里面的光束透过门缝渗透出来,她就坐在门槛上背靠着门,可怜又无助的模样,听不到里面一点动静。

周谵坐在躺椅上看月光,头发还没干,再等一会睡觉。

他还在抽烟,烟雾袅袅,和凄凄月色融为一体。

头疼,就两个字。

小姑娘胆子大,在他的家里调戏起他,他干脆把她丢出去。

可是这么晚,她一个小姑娘只身在外也很危险。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跟一个小姑娘较真什么,她小他十岁,正是精力最旺盛的年纪,做点符合这个年纪该有的行为举止很正常。

大步走到大门开了门,没有她的身影,空无一人。

边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隔壁墙上有团黑影在动,他靠近一看,江有时屁股对着他,蹲在墙壁上,手攀着突出的墙。

翻越那扇墙就能进入到他家院子。

周谵黑了脸:“江有时,下来。”

江有时早注意到他开门出来,得意扬起下巴说:“看吧,你还不是出来找我。”

“大晚上的你做贼啊?还翻墙?”饶是周谵都没绷住,语调不平。

江有时脸色不太好看,伸了伸脚往下探了探,空的,踩不到着落物。

“我下不去了……”

月色太暗,他看不到她脸上的情绪,只能听到她哆哆嗦嗦喊:“周谵,我好像下不去了……”

“那你怎么爬上去的?能爬上去下不来?”

“就那样爬上来,还不是你,赶我出来睡大街,大晚上叫不到车回不了学校,你好狠的心,我一个小姑娘……”

“你别叨叨,下来,我接住你。”周谵打断她的话,高大的身影站在墙边,张开坚毅的双臂。

江有时半趴着,手掌撑在墙面,先往下探一只脚,凭空晃了晃,被周谵一把拉住,他说:“别晃了,我在。”

那一声我在给了她勇气,她双臂紧紧攀住墙壁,慢慢往下蹭,脚尖踩在墙缝,勉强支撑住身体,下一刻就被周谵抱住了膝盖弯,她硬是被周谵直接抱住,稳稳当当。

“你手放开,别用力。”

“我怕我上半身和下半身分离!”

周谵黑脸:“相信我。”

“好吧。”

双手松开,上身晃了一下,周谵松了双臂,她身体顺势往下滑了一截,又被周谵抱住了腰,这才扶稳,她吓得转身就抱住周谵的脖颈:“周谵你别丢下我不管,我什么都没了……”

周谵一时沉默,以为她又在耍花样。

“对不起,我刚才口无遮拦向你道歉,但是我喜欢你是真的。”

周谵:“……”

她赖在自己身上不肯放开,夜色已深,巷子悄无声息,只有他家亮着灯,身边的小姑娘像抱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抱着他不放手。

“你别赶我走,我真的没地方去了。”

这个夜晚非比寻常,月色惨淡,眼前的一切都黯淡无光,那个瘦小又坚定的身影却紧紧抓住他的衣服,抱住他,在弱水中寻求最安稳的庇护港。

他刚洗完澡,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儿,他粗糙的指腹搁在她手臂,触感软嫩,他用力拉开:“你今晚可以留下,明天我送你回学校。”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