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握他的手

一早出门还是晴光万里,到了十点钟远处的天际黑压压的一片,笼罩在城市高楼大厦的顶端,一阵不对劲的热风吹过大地,没过一会就开始下起雨,雨势淅淅沥沥,城市的热浪被雨水浇灭。

江有时醒来时还在下雨,她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问:“这是在哪呀?到学校了吗?”

车停在吴大北校区的一栋教学楼前,绿化带上的一株大树在风雨中摇摆不停,刚巧下课时间,青春朝气的大学生陆陆续续从教学楼出来,三三两两结队打伞从他们车前走过。

周谵问:“你在哪个校区?”

“北校区啊!”江有时揉着眼睛,晃了晃脚上的拖鞋,“你怎么知道我在北校区?”

他又不回答了。

他又没问过她怎么会知道她是哪个校区的,看吧看吧,闷骚的男人,还假装一脸冷漠不关心她。

下着大雨她不想走。

“周老师,你要办什么事?”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说跟你有关吗。

“我还不想跟你分开,想多待一会。”她诚实说出心中所想。

周谵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弓起轻轻点着,扯动手背的经脉,他半垂着眸,睫毛落下的阴影遮住漆黑如墨的瞳孔,下一秒,一只柔嫩白皙的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她的手温度冰冷,引起皮肤一阵颤栗。

江有时大胆伸手盖在他手背,手指慢慢穿过他的指缝扣住,眼眸弯弯,她表面上还要佯装淡定如常,心脏却在狂跳,他的手掌宽厚温暖,比她的手大上许多,握着方向盘的手修长,骨节分明,她莫名感觉到心安。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握着他的手该多好。

然而还没等她回味,周谵腾出另一只手捏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她一吃痛便松开了手,就被他丢了回来。

“注意你的手。”

江有时嘟嘴,揉着手腕:“不解风情,我都这么主动了,你就不能顺了我吗?”

啪嗒很小一声,车门解锁,周谵严肃说:“下车。”

江有时不动。

“江有时,下车。”

他连名带姓叫她,语气不善,甚至懒得多说一个字。

江有时努嘴,摇下窗户,无赖道:“下雨,老师,我怎么过去?”

雨水顺势打了进来,她又把车窗关上。

周谵冷言:“走过去。”

那不然要怎么过去,要他背过去?做晚抱她今天背她?

她的注意打的一个比一个好,一环又扣着一环。

江有时见他面无表情,悠悠叹息,打算今天先这样,不再撩拨他,剩下的下次见面再继续,脚尖刚跨到车门外,张棋打着伞就站在边上的树下看她,一脸的嘲讽。

张棋走近几步,一只手还打着石膏,绷带缠绕了脖颈一圈,掉在胸前,另一只手举着伞,“哟,这不是公交车江有时嘛,怎么,又换男人包养了?”

嗓音尖锐并充满恶意。

尤其那句公交车。

江有时勾起唇下车,不想让这些污言秽语传进周谵耳里,她关上门,站在雨中。

“张棋你打伞的那只手看起来很欠锤。”

两个女人针锋相对,一人打伞一人淋雨,还有一辆车就在边上,空气弥漫一股战争的味道,经过的同学难免多看了几眼。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