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护着

车内隔音甚好,但在她关上车门的瞬间,周谵敏锐捕捉到那句刺耳且充斥恶意的怒骂,这句指代词后面跟着江有时的名字。

周谵侧过头,透过被雨珠遮盖的玻璃车窗,江有时倔强又坚硬的身影桀骜站在雨中,雨水很快将她的身体打湿。

江有时和那个手上绑着石膏的女生吵了什么,他在车内听不到,只见江有时怡然自得,而那女生面目狰狞,似乎江有时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她激动得拿着伞就往江有时身上砸。

江有时灵敏躲开,避开之后,一脚踩在水坑上,脚底一滑,身体失去重心往一边栽。

张棋眼见机会来了,立刻把伞尖尖的方向朝准她的脸,狠狠砸了过去。

江有时感觉眼角一疼,屁股着地,摔个不轻。她穿着拖鞋,躲张棋的时候没注意,脚底打滑才让张棋有机可乘。

张棋疯狂发泄,单手收起伞柄,当做棍子一样打在江有时脸上,她看到江有时那张精致的脸蛋,狠了心对准了她的脸打过去。

张棋急红了眼,想起她受的罪,手臂被江有时打到骨折,她绑着绷带走到哪里都被人关切,只因为她和江有时的恩怨被全班皆知。

那天在宿舍,她和江有时吵架的事情被隔壁宿舍的女生听到,这一传就传遍了系。

所有人都知道因为她偷拿了江有时的化妆品,才被江有时打。

同学见了她都暗地里议论小偷、窃贼等难堪的字眼。

而江有时打伤了她一点错都没有,她将所有的怨恨都加在江有时身上,全拜她所赐,她才会变得这么狼狈!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

车门砰的一声,周谵下车冒雨过去夺过张棋打人的伞,脸色阴沉,手掌使了力度狠狠篡着张棋的手腕。

而江有时,捂住右眼,狼狈不堪。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隐约可见衣服里面的颜色。

张棋将矛头对着他:“你是谁?干什么?”

周谵不说话,眉梢处尽是寒霜,看她的眼神充满危险,张棋对上一眼就不由的发慌,嘴上还不忘冷嘲热讽:“该不是又是江有时的金主吧。”

“你再说一个字试试。”周谵声音低沉严肃,他力气很大将伞抽走,丢在地上溅起水花。

他不对女人动手,这是他从小的家庭教养,所以只是把伞给抽走。

张棋被男人骇人的气场吓住,嘴唇颤颤巍巍没敢说话。

江有时疼的叫出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眼睛不敢抬头。心里却是有一丝窃喜,周谵居然护着她。

导员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气急败坏:“你们这么能耐了,打架打到这里来了!”

张棋见到导员,立刻换上一张柔弱的口气说:“导员,是江有时先骂我,如果不是她骂我,我也不会冲昏了头,我的手到现在还没好,她倒好,还来嘲讽我!”

导员自然不信她的话,只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张棋,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有事坐下来慢慢说,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

江有时捂着眼睛,没有捂住的那只眼睛也不敢看周谵,低头看着被雨水浸湿的地面,隐约倒映出她狼狈的身影。

导员这才注意到同样在雨中的英俊男人,她一惊,喊了一声:“周谵?你怎么在这?”

周谵冷冰冰的视线一丝温度都没有,眼镜片被水珠弥漫,挂在镜片上,他摘下眼镜,看清了喊他的人。

是以前大学同学,柳慧,她现在是江有时的辅导员。

周围逐渐聚集起人围观,导员脸上挂不住,顾不上周谵,她带了这么多年班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她厉声对她们两个说:“你们都过来我办公室!”

周谵冷静说:“她受伤先去医务室。”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