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吃亏

“不止是关心,周谵,我听见你心动的声音了。”

“胡扯。”

“真的。”

周谵抽出手掌,不再理会她。

像她这种不安分的性格,迟早一天吃了大亏才会收敛。

江有时心情大好,思付这点伤受得十分值当!

到了导员办公室,张棋坐在椅子上没有比她好多少,头发乱糟糟,也是湿了一身雨水,她满眼怒气,咬牙切齿白了站在门口的江有时一眼。

“江有时,你过来坐下,我要跟你们谈一谈。”

江有时没有坐下,站在办公桌前,边上就是张棋。

导员柳慧要不计较细节,开门见山直接说:“你们两个打算怎么解决,一见面就要打架,我是不是得天天守在你们身边?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们有什么想法跟我说说看。”

“导员,是江有时有错在先,天天换不同的男人,她天天在宿舍讲电话开视频,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生活了!”

江有时一听,笑喷了,眼尾懒懒的微抬,轻描淡写道:“就你山顶洞人不打电话?而且我的私事关你什么事,犯得着你指手画脚?”

张棋坐在椅子上,气势就差她一截,也学不来她痞里痞气的腔调说话。

“现在是你影响到我的生活,还打伤了我,我这手也是你弄的,你敢不承认?导员也知道!”

“是啊,我姐夫不是赔钱给你了吗,怎么,不够?”

“你别以为有几分臭钱了不起!你只是被男人玩的贱女人!”

江有时篡了篡拳头,想到周谵还在外面楼道,硬生生忍住了。

“我听说了,你姐姐刚死,要是知道你这么贱,肯定死不瞑目!”

“你再提一次我姐试试看,张棋,上次在医院我没打断你另一只手你就偷乐吧,这次……”江有时扯起一边嘴角冷冷道。

提谁都行,非要提她姐姐。

办公室有监控,江有时不会冲动到在监控下面行凶留下证据。

“我就提怎么着,两姐妹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棋你先闭嘴。”柳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被她们两个闹的头大,周日休息,办公室没有其他老师在,“你们两个回去给我写检讨,你们也不要住在一个宿舍,江有时你回去立刻搬宿舍。”

一听导员的决断,张棋得意笑着看她。

江有时走出办公室,周谵刚拿了根烟,可惜湿了,打不着火,他站在垃圾桶边把烟盒丢了进去。

刚走出去,张棋和柳慧也走了出来。

事情得到解决,张棋经过江有时身边一副小人得意的姿态高傲离开,江有时忍不住翻白眼,刚巧被周谵看到。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交汇,她似乎能听到自己心里狂喊:完了完了完了,周谵看到我翻白眼了……

没时间惊愕多久,柳慧对周谵说:“周谵,中午有空吗?可以聊一聊吗?我们都有那么多年没见面了。”

他们是大学同学,江有时并不知情,只是隐约觉得柳慧看周谵的眼神格外热切。

周谵拒绝说:“不了,还有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