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蒙蔽

江有时听得一清二楚,听到周谵那无情的拒绝,心里顿时乐开花,果然是高冷不近人情,拒绝起别人来干脆利落!

“周谵,那你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过阵子同学聚会想邀请你一起参加,这么小的要求总不会拒绝了吧?”柳慧坚持问道。

再拒绝就真的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说都是以前的同学,周谵只是片刻迟疑就给了联系方式,给是给了,到时候参不参加又是一回事,他对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同学聚会提不起任何兴致。

江有时还站在边上,柳慧回头注意到她,皱眉问她:“江有时你怎么还不走?赶紧抓紧时间回去搬宿舍!等下过来我这领表格填一下,再去宿管中心找主任盖章。”

周谵刚从在办公室门口听到了里面吵吵闹闹的谈话内容,也知道了江有时要搬宿舍,也要写检讨。

“导员,我一个人搬不动呀,我在等他帮我搬。”江有时嬉皮笑脸,小步走到周谵身边,仰着头问他:“叙完旧了吗?可以走了吗?”

她不确定周谵会不会当着导员的面拂她面子,话已经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等周谵下文。

她心里也有一丝吃味,她都还没有周谵手机号呢。

周谵低头凝视她,他眼睛深处仿佛有一潭深渊吸引着她,波澜不惊,又似惊涛骇浪撩拨她的心,他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也没揭穿,她眼角还贴着胶布,滑稽又可笑。

“嗯,走吧。”周谵淡淡说道。

柳慧来不及问出口他们什么关系,两人已经下楼去了。

下了教学楼,江有时问他:“周老师,你认识导员?你们是旧相识?你可不可以把手机号码也给我啊。”

周谵没回答,走到楼下,他看了她一眼,说:“已经送你到学校了,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

“你不去搬宿舍?”

“……不急。”

周谵勾唇:“江有时,下不为例。”目光从她眼角胶布略过。

“指哪一方面?”

“全部。”

全部的范围太广,其中包括她撩他。

他都明白,还有刚才利用他刺激了一下柳慧。

因为柳慧与他是旧识。

江有时不笑了。

周谵望向远处的风景:“你那点小心思,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蒙蔽。”

雨已经停了,雨后的城市被冲洗掉灰尘,焕然一新,树叶滴着水,天空湛蓝一片,像玻璃一样透彻清凉。

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他没有当场揭穿而已。

江有时深深叹了口气,目送他大步踏进车里的背影,没有跟上去。

她以为关系已经很近了,结果又把他推远了,而且手机号码也没要到。

江有时没有沉浸在写检讨和搬宿舍的悲伤中,比这更艰难的事情她都经历过,就这点点打击,不算什么。

她很快回到宿舍搬离了原来的宿舍,将东西都打包好搬到新宿舍去,新宿舍原有两个舍友,交情寡淡,也没有莫名其妙的恶意,日子倒是相处的平静。

很快,迎来新的一周,江有时考完试又在盘算找时间去吴中。

她的人生信仰是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

五月中旬,周谵带的高三班即将迎来“改变人生”的一次重大考试,全校戒备,全副迎战。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