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秋后算账

周谵以为自己看错了,原本一头栗色卷毛跟鸟窝一样的头发变成了黑、长、直,不是死板的直发,发尾做了内扣,柔顺散在她肩上,她脸颊红彤彤的,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星眸,一脸无辜,在他的注视下,她默默低下头,把脸埋入课本——和鸵鸟是亲戚吧。

她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校服套在身上,宽大的校服在她身上显得她更小只。

记忆突然袭来,他想起当年教她们那个班的时候,全班最顽劣最不听话的江有时如今如此乖巧坐在他的课室里,安静的像只鸵鸟。

她脸贴课本,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等了半天没等到预想的动静,她才慢慢抬起头,还不忘抽来课本挡在课桌前,小心翼翼偷看讲台上的男人。 

江有时以为周谵会难为她,或者当着全班人的面把她赶出去,毕竟她是生面孔,一眼就能认出来不是班里的同学。

但是周谵没有点穿,继续转身在黑板上写重点,上课。

“警报解除,没事了,周老师居然大发慈悲,没认出你!”

边上的男同学见讲台上的周谵转过身,凑过来悄咪咪跟她说话。

周谵单手捧着书本,正在讲一道题的重点,转过身感受到来自下面的视线,突然抬眼和她警惕小心又充斥惊喜的眼神对上,视线交汇,空气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滋滋作响。

男同学见她不理自己,不甘寂寞似得戳了戳她的胳膊。

突然瞥见白皙的胳膊下露出一小节图案,他想都没想捏起她袖子露出一块色彩丰富的武士猫图案。

他小声惊呼:“你完蛋了!你这玩意让周老师看到,不扒了你的皮!”

江有时嫌弃看他一眼,赶忙扯了扯袖子挡住纹身,“谁让你掀我袖子了!”

“这不是好奇嘛。同学,你很大胆嘛,敢把纹身纹这么明显的地方,别想蒙我,你这不是贴纸,就是纹的!”

“这跟你有关系吗?”

“有啊,你不怕我告诉周老师?”男同学笑得顽劣。

“你告呗。”她求之不得,何况,周谵老早就知道她纹身的事了。还说用钢丝球擦掉,想想就哆嗦。

“哟,不怕啊?”

她会怕吗?!会怕就不会追他了!

江有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瞥他一眼:“听课,别说话。”

他们这动静稍大,引起台上的周谵的注意,他严肃着脸,用书本敲了敲桌子,提醒他们注意一下还在上课。

江有时端正姿态,周谵似乎有意放过她,她也不扭捏,稳住跳动不安的心,看着周谵垂眸,高挺的鼻梁上的眼镜框落下的阴影,声音低沉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她更加着迷了,心跳愈发加快,脸颊温度滚烫。

肩膀被边上的人戳了又戳,她被打扰得回头瞪他:“做什么!”压低了声音。

男同学笑得贱贱的:“没做啥啊,你哪个班的?怎么溜到我们班来了?”

“你管我。”

“好凶哦。”男同学丝嘴上说着凶又一脸迷离的看着她,他趴在书本上,“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可以多来,我给你打折。”

江有时气急败坏,这人一直跟她说话吵得烦人,侧过头说:“同学,你马上要考试了,五月底了啊!你还不听课,周老师的课你都不听?你家里有矿是吧?”

“是啊是啊,我家里有矿。”

“那你还收我钱?”

“我勤俭持家不给啊。”

江有时无语,挪了挪凳子远离他的方向,还把桌子往另一边挪了挪。

声音不小,惊动了坐在前面的女生,女生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有嫌弃的意思,应该是把她当成又来看周谵上课的花痴学妹。

下课铃声一响,周谵刚好讲完,放下课本,还没有人敢下课的意思,他环顾班里一圈,懒洋洋拿课本朝课室后门方向一指,掷地有声说道:“那位女生留下,其他同学下课。”

底下哗然一片,再度回头看向她,而边上男同学投射同情的眼神。

江有时瞬间石化。

这是要秋后算账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