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怕死

“由不得你。”陆羽没打算放过她,解下皮带握在手里,皮带金属的扣子闪过一道光,“念在璨姐的面子上,折价。”

江有时紧咬牙根,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面上还要强装淡定,“你说到做到?”

“当然。”

她感觉不到周围声音,一阵耳鸣,陆羽动起手来毫不客气。

以前赵锋教育手下人就是这样,拿皮带打。

陆羽学到了精髓。

……

江有时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轻轻抬了下手臂,胳膊上的伤口顿时撕裂般的疼,还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陆羽系上皮带,气消了一大半:“江有时,疼吗?”

她疼的不行,嘴唇都白了,血色全无,额头全是冷汗,一声不吭,倔强又高傲。

陆羽憎恨看她:“都这样了还不屈服?”

江有时坚持道:“把东西给我,我姐的东西。”

“真顽固。”都成这样了还不忘问他拿那些资料。

陆羽想了想,说:“可以给你,但是怎么办,我还不想放你走。”

“陆羽你耍我?”

“一报还一报,你当初怎么对我的?”陆羽脸上凝聚阴狠,“肮脏。”

江有时嗤笑,眉目挂上柔情:“我从来没说自己多干净,可至少,我比你干净。”

虽然柔情,陆羽却读出她眼里的嘲讽。

“那就一起堕入地狱。”

江有时呸了一声,艰难从沙发上站起来,陆羽嫌弃看她一身伤,把西装丢她身上:“穿上,可不要被人发现,不然……我不介意复制一份原件发给赵锋。”

陆羽还有事先走了,看她一身伤懒得动手,既然不识相,那就让她吃点苦头,皮肉伤而已,过段时间就会痊愈。

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什么威胁都没有,把资料交给她,她也掀不起什么波澜。为什么呢,因为他深知,她怕死。

非常怕。

……

他走了之后,江有时休息了很久,披着他的外套走出包间,身上的伤口太痛,她贴着墙慢慢走。

走到偏厅的拐角,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男人面色凝重,落在她身上是凌厉、隐涩的怜惜。

“江有时。”

“周、周谵……”江有时似有感觉,抬起头看他,血液立刻停止流通,全身发冷。

最怕、最怕这种情况让他看到。

她往后缩了缩身体,细白的手捏着黄色信封袋僵住。

周谵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男人叼着烟啧啧打探说:“妈的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化的妆这么丑?真是学生?怪不得我手下没认出来,打扮成这副鬼样子谁认得出来!”

江有时:“……”

她眨了眨眼睛,无视陌生男人后半段嫌弃的话,稍后,反应过来有点不敢置信,听那人意思,周谵似乎来找她?

周谵向她靠近,高大的身形笼罩下来,莫名的安全感将她包围,他说:“去哪?”

江有时:“嗯?”

下午还在撞他误终身的小姑娘此时身上衣襟褴褛,瘦小的身体披着明显是男人的外套,她眨了眨眼睛,原本透亮璀璨的眼眸此时此刻,一片灰暗。

她还佯装淡定。

周谵没问她为什么一身伤,只是那眼镜下的眼眸,异常冷。

他语气沉沉的,似镶了千斤重:“江有时,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

江有时呆滞了会,望着他的眼睛,胸膛那颗心脏就要跳出嗓子眼了。

下次……

回过神来,她问:“周老师你下午不上课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