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住哪?

“他不上课,就为了你。”陌生男人没有走的意思,挑弄着眉头看他们两个,慢悠悠补充道:“为了逮、你。”

江有时扯了扯嘴角,为了逮她的话,那就不意外他放着学生不管出现在这。

而她身上的伤口藏不住,又披着男人的西装外套。

她反应过来,下意识看了眼站在周谵身后叼着烟的男人,那张脸一看就认出来了,是一色天幕后的老板沈焊潇,以前赵锋带她来玩见过几次,和沈焊潇打过照面,但不确定沈焊潇还记不记得她是谁。

就在她沉浸自己世界里,周谵的眼神已经来回把她翻了个遍。

周谵:“沈焊潇,你去开车。”

“去哪?”

“医院。”

沈焊潇挑眉,打量的视线看了眼江有时,又看周谵,最后意味深长笑了。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

去了医院就穿帮了。

“皮糙肉厚能抗住是吧?”

“……”最怕男人生气,尤其是周谵。

上回在学校她伤了眼角,就被他教育过一番,现在更严重。

江有时风中凌乱,身上的伤口更疼了。

……

沈焊潇人如其名,非常彪悍,开的车都很狂野,一辆大红色的悍马,颜色十分骚气。

沈焊潇做司机,叼着烟漫不经心偷窥后视镜。

周谵一路面无表情,端端正正坐着,腰板挺得直直的,手臂的青筋隐隐暴起,似乎在忍耐什么。

江有时见此更加心虚不敢轻易开口。

来到医院,她低头跟在周谵身后,挂号排队就诊。

“小姑娘怎么了?”上了年纪的医生扶了扶老花镜,慈祥问道。

“受伤。”周谵见她不动,冷飕飕道,“这么舍不得外套?”

江有时低头,只敢低头看他的裤腿,闷闷说:“不是,我不好意思。”外套不是他的,哪来的不舍得。

“都这样了哪不好意思?”

“只是简单的撞伤,是我……不小心。”说话声愈发小,她低头。

撞伤谁信?当他三岁小孩?

周谵深吸一口气,倒是走了出去,顺带把诊室的门关上。

过了几分钟,江有时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出来,说:“我自己去缴费就行,简单外伤,不用麻烦周老师了,现在特殊期间,你还是回学校吧。”

得将他支开,如果让他看到自己身上的伤……

沈焊潇关了手机游戏:“咋了,和周谵客气什么。走,缴费去!”他帮周谵利落抢过江有时手上的缴费单子,迅速过了一遍医生的诊断结论,然后啧啧的看她:“小姑娘挺能扛啊,伤势不轻啊。”

江有时脸一阵白一阵轻,一道锐利没有一点温度的视线立刻落在她脸上,她往外躲了躲,无处可躲。

那眼神比湿寒的十二月寒冬还要冻人。

沈焊潇摇头:“啧啧啧,你在我地盘出了事,我得负责,回去我调监控,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下的毒手,你别害怕,有你周老师和我在呢,英雄救小姑娘,是个男人就有责任。”

“不需要!”

周谵和沈焊潇同时看她。

“那个真是我不小心,就别兴师动众了……”

江有时无力的想,这下全完蛋了。

她的裤兜塞进一个黄色的信封袋,袋子往外露出大半。

周谵看到,说:“你东西掉了。”

她低头检查立刻把信封袋塞回去,十分紧张此物。

沈焊潇若有所思,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想了想,还是得看下监控,事关周谵学生,还有他底盘的名声,万一传出去被查了怎么办,她身上的伤搞不好是被凌虐导致的。

江有时以为沈焊潇认出她了,脚底轻飘飘的,担忧的不行。

回去路上,沈焊潇问她:“住哪?”

“你就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就行。”江有时兀自笑笑,回学校有室友在,她不方便自己上药,除此之外也没地方去,只能随便找个宾馆住一晚上,先把伤处理了。

周谵似乎看出她的小心思,说:“去附近宾馆,随便一家。”

江有时:“……”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