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他与烟

江有时很尴尬,第一次袒露给男人看,这般肆无忌惮。

她抬起手背擦了眼泪,不知道从哪里灌进来的风吹过,裸露的皮肤感到一丝丝冷意。手臂两侧的纹身都有沾上一点血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

没想到周谵会解开她的衣服,她也没准备,所有情绪汇聚成海,由涟漪变成惊涛,她抬头望着他的眼睛,幽幽泛光。

她声音发抖,害怕他生气又不忘提醒他:“周谵,你看了我,就要负责。”

然后,周谵低头堵住她所有的话,心脏跳动厉害,耳垂也染上了日落的红晕,闻到淡淡的烟草味,柔弱无骨的手搭上男人坚硬的胳膊,呼吸温热,朝思暮想了那么久的人。

良久,他抬起头稍稍拉开距离,与她靠的极近,额头相抵,他沉吟:“再有类似情况,那么我永远不会再见你。”

不见比死更难受。

人不可拔掉的不止是牙齿,还有爱情。爱而不得,往往是最痛苦的。

……

一个急促的吻后,江有时傻住了,看他周谵面无表情拿了袋子的药,只是单纯给她受伤的部位上药,正儿八经,一板一眼,指腹捏着棉签的手格外温柔。

江有时站着不敢乱动,耳根却红了又红。

凉凉的药水涂上肌肤,周谵懒懒抬眼看她涨红的脸颊,一改之前的大胆和主动。

他虽然注意力在淤青的地方,却也看到了因呼吸而微微起伏。

与他日益滋生而壮大的情愫。

“转身。”他吩咐道。

江有时默默转身,手指捏着衬衫半卸,露出后背的淤青,有几处甚至出了血。

交错的淤青泛红的密布在雪白上,周谵重重吸气,继续给她涂药。

他手很轻,注意力道,药水沾上皮肤瞬间,疼痛席卷神经,她忍不住蜷缩双手,疼的难耐。

“周谵……”她慌了慌。

“江有时,我不会乘人之危。”读懂她害怕的情绪,周谵安抚道。

“要不你就乘一下。”

“不痛?还敢撩?”

看都看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她一个女孩子都鼓起勇气,他怎么还别扭。

而且撩自己喜欢的男人,有什么错,刚刚不久才亲过——

翻脸真快。

上完药,她扣上衬衫纽扣,转身面对他。

周谵看了她一眼,放下手里的药瓶,抬腿往外走。

江有时立刻从背后握住他的手:“去哪?”

“抽烟。”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能、给我一根吗?”

周谵眯眼睛,侧过身打量她。

在男人十分逼迫人的视线下,她说:“我疼,想分散下注意力。”

分散注意力就抽烟?

“周谵,你那眼神告诉我,抽烟只能男人抽,女人是不能抽,对吗?”

周谵轻哼一声,不置一词。

“不公平。”她又软了声音,似小猫一样撒娇:“就一根,我好疼。”

江有时已经很久没抽过烟了,自从姐姐发现她偷偷抽烟,生了好大的气要她戒烟。

距离上一次抽烟,是姐姐还在的时候。

现在又抽上了,管束她的人也变成了周谵。

“周谵,我……”

嘴唇被男人的拇指触碰,硬是被塞了一根冷冷软软的东西,舌尖尝到了熟悉的烟草味。

男人动作不算温柔,她甚至尝到了他手指很淡的味道。

脸红了,也不说话,两个人无声对视。

周谵拿了打火机,点燃了她含在唇肉的烟丝,火光一闪,烟丝燃烧,她熟悉味道翩然而至,这股味道还有男人身上独特的气味。

专属周谵。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