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好巧

第二天,一行人回了北城。傅踽行入院,按照医生的话住院一个星期。

林宛白和蓉姨一起,每天给他送饭。

新海湾的事儿,处理的十分干净利落,媒体那边都通过气,将这件事从负面炒成了正面,给傅踽行打造了一个良性企业家的形象。网络上对于新海湾度假村的营销也很到位,寥寥几张照片,就抓取了度假村最美的风景。

再加上开放当天发生的事儿,到也成了热点之一,新海湾的关注度前所未有的高。

首日进账和游客数量,超过了预期,可以说非常成功。

至于这出闹剧,林舟野给林宛白的结论是,与姜淑芝没有关系,并不是她那边做的手脚。这些人应该是自发的。

林宛白说:“你不会是想大事化小,故意隐瞒了吧?”

林舟野在她的茶碗里倒上红茶,笑说:“你怎么不看看这次的事故,给新海湾带去的好处呢?”

“所以你是在提醒我,这件事就是傅踽行自导自演,是么?”

“我可没那么说,我不是已经给了你结论了么?就只是意外,让他们乘虚而入了。傅踽行这一次,也是无妄之灾,不过也因祸得福,算是给新海湾的项目增加的热度,不管怎么样,曝光度更高,是好事儿。另一方面,这件事调查清楚以后,也能给他增加企业形象,几乎是双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用在当下非常合适。”

林宛白斜躺着,怎么都觉得他这番话是暗讽。

他看不上傅踽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逮着机会就要讽一下。

“大姐去宁城了。”

林宛白手上的动作停了停,抬眸看他一眼,“是啊,跟爸爸一块。”

“傅踽行知道了么?”

“知道了啊,干什么?你想说什么?”

“随便问问。”

他笑着,浅浅抿了一口茶。

可这随便一问,弄的林宛白很是烦躁,她茶也不喝,拎了包包就走。

林舟野也没阻她,由着她走。

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能听进去就听进去了,听不进去,再说也没用。

林宛白出了茶楼,一时也没处可去,手机响了一下,她看了一眼,而后打车,去了S大。

到了门口,她给杨汝月打了个电话,询问了韩忱的日程表。

他今天有课,杨汝月把他的课表发给了她。

林宛白看了一眼,在2教。

她对这个学校不怎么熟悉,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地方,这一堂是大课,在阶梯教室,林宛白先在外面观察了一阵,然后趁着老师面对着黑板的时候,迅速的窜了进去。

一气呵成,直接坐在了韩忱的身边。

所幸他坐的位置比较靠后,而且还在边上,她这么悄无声息的坐下,除了同在后排的几个学生之外,并没有人发现。

韩忱看到她时,吓了一跳。

“你……”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如何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她,像做梦。

可她身上的香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林宛白把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弄了弄头发,小声说:“我应该还能装一装学生吧,你说呢?”她扭头看他,笑嘻嘻的。

他抿了唇,很快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往边上的位置挪了挪,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林宛白跟着坐过去,说:“你干嘛?你不认识我了?”

他又往另一边坐了过去,一直到最边上,退无可退,直接靠了墙,连出去的机会都没了。

林宛白侧着身,一只手撑着头,问:“一会下课,还有别的事儿么?”

“有。”

“什么事儿?”

“打工。”

“别打了,陪我吃个饭。”

“没时间。”

林宛白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们,也就不多言,对于一直盯着他们不放的眼神,她回看过去,对方立刻就收回了视线。

这时,正在讲课的老教授,突然点了她。

林宛白愣了愣,站了起来,老教授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后,让她解答一下投影上的问题。

因为与金融相关,林宛白大学与韩忱一个专业,倒也难不倒她,很利落的回答了出来。

老教授笑眯眯的点头,“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是韩忱的女朋友来的。”

韩忱平日里学习成绩优异,加上长得不错,还在学生会混了个职位,所以在系里,乃至整个学院也是小有名声。

此话一出,纷纷有人转头看过来。

韩忱垂着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憋了半天,回了一句,“不是的。”

认识韩忱的人都知道他女朋友是系花,可眼下这位,没见过呢。

这里又八卦的味道!

课堂上有两个还是他女朋友的闺蜜,见着这情况,立刻拍了照片。

顿时,在座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课堂纪律荡然无存。

老教授敲了敲桌子,才使得大家安静下来。

林宛白澄清了一下,便坐了回去。可还是有人转过头来看,带着探究的眼神。

韩忱不理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终于熬到下课,他收拾了东西,直接从桌子上跳了出去,走的飞快。

韩忱的同寝室友,立马追上去,勾住他的肩膀,说:“哪里勾搭来的?也太漂亮了吧,是不是隔壁传媒的?”

他皱眉,一下挣开了他的手,并不想理他。

“你不要的话,可以介绍给我啊,正好是我的菜!”

“滚。”

……

林宛白并没有追过去,只是站在教室门口,笃定了他还是会回来的,毕竟她是他金主呢,花了钱的。

教室内的人陆续走完,只两个女生还站在外面,一边偷看她,一边窃窃私语,还拍照。

林宛白没有理会,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蓉姨打电话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已经做好了饭菜,准备要去医院。

“今天我不过去了,有别的事儿,你跟傅踽行说一声好了。”

“那好吧,那你可要早点回来。”

“知道了。”

挂了电话,外面那两个女生还在,她便主动过去,“你们找我有事?”

两人像是受到惊吓,拔腿就跑了。

林宛白觉得好笑,她长得像怪兽么?那么吓人。

教学楼里的人陆续走空,快要五点的时候,韩忱才出现在教室后门。

林宛白坐在教室正中间的位置,面对着黑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阳落山,夕阳余晖落进教室里。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有些落寞,与在生日宴上闪着光,耀眼的样子,判若两人。

林宛白低头看手机,杜齐发了那个女人全部的资料过来,很齐全,从小到大干过什么事儿都写的清清楚楚,果然是金牌,查的就是比别人详细。

从资料上看,是个很干净的女孩子,还是个大学生。

好巧不巧,也是S大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