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摄政王选妃

这时其实离中秋还远得很,易苏也并未真打算让他一个半大孩子经手那些繁缛事宜,不过身上有伤,那酒里掺的毒又麻烦,来来去去调理了多日,等到易苏惊觉大节将近时,已不大来得及了。

她叫来宫中仆妇,那些人却一头雾水,“太后娘娘问中秋宫宴?陛下都已安置好了,只消太后娘娘去一趟西边。”

西边便是老太妃们的居所,到了这一步,便当真是万事俱备了。易苏有些讪讪的,忙叫人送了点心去靳衍的书房致谢。及至次日早间,便乘銮舆往西边去。

老太妃们跟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易小太后并不相熟,只有从前的彭婕妤和王淑妃等人是跟她姑姑易慈玉说过话的。可是在深宫中憋得久了,便是不熟也能强扭成妯娌,于是一帮女人纷纷拉着易苏的手问:“陛下可选妃了不曾?”

易苏张了张嘴,原想说“陛下才十七”,转念一想,十七倒也不算小了,是靳衍自己不亲女色。而这不亲女色的缘故无论是什么,似乎总有她这个后娘教导无方的缘故在。

她这个手生的太后一时被问得梗住了,不知如何接话。王太妃年纪轻,还未全然糊涂掉,啐道:“不知羞的,陛下可是明君,眼下尚未归政,哪来的空闲沉湎后宫?”

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像平帝。老太妃们犹豫了一阵,姜太妃年纪最大,近七十了,人也糊涂,伸出老树皮似的手,出馊主意道:“那便先叫沣衢王小王爷娶亲。”

易苏一愣,听她继续道:“摄政王一娶亲,自然再没心思插手政事,到时候归政小陛下还难么?归得了政,还怕陛下不亲女色?”

姜太妃一拍手掌,满脸皱纹里铺着志得意满,“迎刃而解。”

另一个老太妃一戳她的腰,低声提点:“小王妃在这呢,小王爷娶哪个去?”

易苏有好几年没听过旁人叫靳祁“小王爷”了,琢磨了一会才想起小王爷和小王妃说的是谁。想来这帮人真是被闷得发了慌,糊涂得不记世事,倘若她没做这个太后,如今多半也是一样的。不过话说回来,她们总归是先帝的后宫,也称得上是靳祁的皇嫂,辈分摆在这里,还能治她们这些糊涂妇人们一个“不敬之罪?”

易苏揉着额角陪到天黑,终于得了机会摆驾回成宜宫。

几日后便是中秋,宫中四处已装扮了起来,通明辉煌的红鲤鱼灯轻盈摇荡,光河一样绵延到深院中去。

有人等在宫门外,易苏快步走过去,那少年托了一下她的手臂,“母后,慢些。”

易苏笑道:“又不是腿叫人捅了,做什么慢些,今日可不能差了时辰。”

靳衍应了一声,淡淡责怪道:“母后偶尔也说些糊涂话。”进殿同她一起用晚膳。

似锦将一尾蕉火鲈鱼卸开,将小刺尽数剔了出去,嘴上也不停,将一日见闻倒珠子似的大珠小珠落玉盘倒了一地。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