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被寄养了。

丁宁的暑假计划是跟室友李小暖一起打暑假工,感受一下挣钱的快乐。

但,遭到了父母强烈的反对。

丁宁觉得奇怪,她老爸老妈因公出差人不在国内,为什么还要决定她暑假的生活?

再说了,打暑期工多好呀,不仅能挣点小钱钱还可以了解社会百态,一举两得。

“不行!”丁宁的妈再次强调,“你又没出过社会哪知人心险恶,万一被坏人骗了怎么办?”

“不会的,妈~”

丁宁的妈字还没说完,她妈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后续。

“你爸有个朋友家就在A市,你暑假就寄住到他们家,这事他爸都跟别人说好了。”

“妈!”

“你爸的朋友姓夏,见面你要喊夏伯伯,你明天放假是不是?到时候他会去接你。”

丁宁还想说些什么,她妈挂了电话。

丁宁看了看时间,二分五十九秒,国际长途,她妈还挺会卡点。

第二天,丁宁果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对方称自己姓夏。

夏伯伯?

丁宁愣了一会神,这夏伯伯的声音听上去还挺年轻。

“您好!”丁宁丁宁虽不满意母亲的安排,但也算客气地跟对方打了招呼。

“我在你们学校大门口。”对方说,语气平淡。

“哪个大门口?”

对方停顿了一秒,说了一句南大门然后挂了电话。

丁宁习惯性的又看了一眼手机,通话时间一分五十九秒,这个夏伯伯的时间观念跟她妈有的一拼。

十分钟后,丁宁拧着她的皮箱到了南大门。今天是放假的第一天,学校门口是人头攒动,大家拖箱拎包地拦车的拦车,道别的道别。

丁宁伸长脖子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中年男人。

不过,她倒看见了一个养眼的男人,靠在一辆黑色小轿车上打电话,六月底的阳光有些毒,但照在他的身上却自动地弱下光芒,晕出柔光。

丁宁这人有些傲骨,出门在外从不多看帅哥一眼,害怕一不小心被人以为在犯花痴。

所以她扫了一眼就看向别处继续寻找她的夏伯伯。

“你是丁宁?”一个声音在丁宁身侧响起。

丁宁回头就看到了刚才那个养眼的男人。

近距离看他,越发的有魅力,剑眉目星长睫琼鼻,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属于成熟男人的气息。

丁宁的心咯噔一下,这是她爸的朋友夏伯伯,这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夏~伯伯?”丁宁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对方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嘴角扯了扯然后拎起丁宁的箱子开了后备箱。

丁宁瞬间明白自己可能是搞错了。

“对不起,你说你姓夏,我就以为你是夏伯伯。”丁宁解释。

“我叫夏歧墨,你口中的夏伯伯是我的父亲。”他说着上了车。

丁宁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在考虑人心险恶这件事。

“十点我还有个会,你能快点吗?”夏歧墨摇下车窗看着她,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拍。

不耐烦的表现。

但他的语气却很淡,仿佛是多用点情感来修饰都是浪费。

丁宁领略到了他的不耐烦与冷淡,也深深体会到她老爸老妈给别人带来的麻烦。

她不在盘算人心险恶这件事,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地上了车。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