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情

顾氏集团。

一大早会议室里,董事们集体弹劾顾渭南,原因:私生活混乱,没有资格担任副总职位。

顾怀安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衬衫的衣袖撩到手腕处,恰到好处,一双眼里看不出一丝感情。一只手夹着烟头,送到自己嘴边,他狠狠地吸了口。

这个男人,将男人的成熟与稳重,发挥到了极致。

他冷静地听着陆修汇报今天的情况。

“现在董事们都很激动,要求撤了顾渭南的职位,因为他,公司的股价下跌,并且有合作商要求终止合作。”陆修不紧不慢。

顾怀安拿下嘴里的烟,将烟慢慢地吐出去,烟圈在空气中飘荡,最后融入空气。

他转过身,将烟头狠狠按在烟灰缸里,不轻不慢地说道:“去看看。”

吵杂的会议室,因为顾怀安的到来,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会议室的长桌上,放着一堆照片。

顾怀安走过去,拿起几张照片看了眼,表面上从容淡定,“不知道各位有什么看法。”

“这样的人,不配担任公司的重要职位,他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公司的声誉。”

一个董事发话,其他董事也跟着附议。

顾渭南坐在位置上,冷着一张脸,周围温度低的不行,可尽管他表情不好看,依然改变不了别人弹劾他的决心。

这照片上的人分明是他和田青青,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顾怀安转过头看向他,将照片猛地扔到他脸上,冷冷地问道:“对于这些照片,你还有什么话说?”

顾渭南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两秒钟后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照片上的人确实是我,但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是吗?”顾怀安一副不信的样子。

“顾怀安,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对我?”顾渭南心里如明镜一般。

“从小到大,我就是这么教你对长辈说话的?我让你去外面偷吃了?”

顾渭南被他怼的无话可说,气得脸色通红。

他被人抓住了把柄,确实是他大意了,顾怀安一定是对昨天的事情怀恨在心,可该怀恨的人应该是他吧。

他想上的是自己的老婆。

管他家事的是他,想抢他老婆的也是他。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同意停职的决定,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

董事们分明不信,又开始七嘴八舌起来,“这明明已经铁证如山了,顾渭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自己回去买一份报纸,或者上网看看,你都占了头条了。”

“对啊,自己做了这种败坏公司名声的事情,还不主动辞职。”

“这是有人故意在陷害我!”顾渭南一边对董事们吼,一边转过头盯着顾怀安看。

顾怀安不禁笑了,故作惊讶,“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在陷害你吧?”

他睁大眼睛瞪着他,“难道不是吗?”

顾怀安懒得再说废话,重新拿起桌上的照片,认真看了好一会,随后说道:“先回去,好好把这件事情处理了,再回来上班。”

他冷嘲热讽道:“呵,这回正合你意了是吧?顾怀安,在这个公司里,你就是容不下我。”

面对他的不配合,顾怀安挑挑眉,走到总经理的位置坐下来,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敲击着桌上,看上去格外的随意,眼睛里却带着犀利的审视,“难不成是我派这个女人去勾引你的?”

“怪只怪我爸妈走的早,现在让你在公司为所欲为。”顾渭南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倏地站起身,愤怒地踢踢凳子,转身离开。

顾怀安真是愈发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要回去跟老爷子好好商量一下这事儿该怎么办,那么大的公司,顾怀安狮子大开口,想独享,不可能。

他一离开,其他董事也跟着离开。

顾怀安看着桌上的照片,对陆修说:“将照片收起来,送到林乔那里去。”

陆修问:“老板是要助她离婚?”

顾怀安抬起头看看他,“让你送去就送去。”

“好的,老板。”

陆修果然找了个信封,将照片塞了进去,整理完后,他说:“那我现在就给林小姐送过去。”

顾怀安点点头,陆修转身要出去,刚走没几步,顾怀安又叫住他,“陆修。”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去隔壁蛋糕店,买个蛋糕送过去。”

“好的,老板,你不一起去吗?”

顾怀安看向远方,目光里面带着陆修看不懂的情绪,“不去了,辛苦你跑一趟。”

“好。”

……

林乔没有想到,陆修会来找她,还给了她一个信封。

她晃晃信封,好奇地问道:“里面是什么?”

陆修微笑道:“可以帮助林小姐摆脱顾小爷的利器。”

这可真是稀奇了。

利器?

林乔拆开信封,从里面抽出照片来,看了看,这些全都是顾渭南和田青青的照片,他和她亲密拥抱,他抱着他们的孩子。三口之家,多幸福啊。

尽管林乔已经决定离婚,对顾渭南也已经失望透顶,可是看见这些照片,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这下,一切就真的要结束了。

她深吸一口气,笑着看向陆修,“替我谢谢你们老板。”

“好的。另外,这是老板送给你的生日蛋糕,生日快乐。”

他将准备好的蛋糕递到林乔面前,林乔愣住了,他怎么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随后,她不禁自嘲,“替我谢谢他,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她真正的生日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她现在的生日是当年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定下来的,因为院长是在那天捡到她的。

陆修摇摇头,说道:“老板是真的关心你。”

“嗯,谢谢。”

送走陆修后,林乔又仔细地看了看那些照片,如果将这些照片作为证据,送到法院去,法院一定会让他们离婚的。

多亏了顾怀安。

他说的会让他们离婚,原来是认真的。

她的心情再次复杂起来。

下午她便将东西带到了律所,让律所帮忙递交,并且拟定了上诉书。

她这边万事俱备,顾渭南那边情况却越来越糟糕。

老爷子终于从五台山回来了,得知顾渭南被顾怀安免职,他很是生气,让顾怀安立刻回家见他。

顾怀安很是听话地回了顾宅。

一看见顾怀安,顾老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真是糊涂,他好歹是你大哥的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有什么权力免了他的职位?”

“他做的那些龌龊事,被人放到了网上,影响了公司的声誉和利益,公司的董事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饶了他。”顾怀安很镇定。

“可是你也不能免了他的职位啊,他是你侄儿。”

“商场上,没有亲情可言,在商言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