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慌?谎!

强光刺得我头晕眼花,保镖在旁,我依然寸步难行。

“退后!”

秦薄觐一手扶住我肩膀,一手在我身前与记者拉开距离,我终于脱身。他手掌包裹住我手,牵着我极快地走上主席台。

落座,拿起话筒,顿了顿:“各位好。”

不疾不徐,沉稳威严。

那些记者竟然都消了声。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我压抑着的情绪,此刻绝对不能爆发。

他再望向场中,“就在半小时前,得知集团艺人谢安安对我的起诉,十分震惊。诽谤性指控居心叵测,我必须告知真相。”

他顿了顿,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我先前被记者吓到不知所措的状态,终于缓解。

他再次开口:“我声明,本人从未利用职务之便,对谢安安做出不当要求,从未对其性骚扰,从未索取性贿赂,更从未强迫谢安安与我发生性关系。逼迫她流产一说,就更是无稽之谈!本人对以上言行负责,并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我闭上了眼。

听见他继续说:“但我遗憾地承认,之前流传的会所照片,确实是我本人……”

全场哗然。

我的脑海轰然炸裂,无数念头和照片在翻涌——

他赤裸着和谢安安搂腰贴面的照片。

他和谢安安在我家床上翻云覆雨的照片。

他公寓里满墙的血,满床的钱的照片……

他说他没有。

他说他做了!

秦薄觐依旧不疾不徐地说着:“对于我不当选择社交方式,而让不良媒体捕风捉影,是我的错。由此给家人造成的困扰和伤害。我会努力弥补,也需要时间抚平。我和太太闵真,恳请各位媒体尊重我们的隐私。谢谢。”

他起身,牵着我也一起起身。

记者穷追不舍,机关枪全对准了我:

“您知道秦总不忠多久了?”

“会离婚吗?”

“孩子怎么办?”

话筒直戳我的脸颊,被秦薄觐一手挡住了,他皱眉欲指责。记者竟当着我的面嚼起了舌根:“这样的事情,秦太太都肯出面?!”

“这顶绿帽子戴得全世界都知道,我要是她,肯定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真悲哀!看得出来,秦太太在家里没有一点发言权和地位!充其量就是个提线木偶?被秦总牵着走!”

被戳破了真相,我气得牙关都在打颤。

秦薄觐显然也气急,叫保安,“把这两个人给我赶出去!”

鬼使神差地,我竟慢慢接过了那人的话筒。

全场都在等着我开口。

我舔了舔皲裂的嘴唇。

缓道:“我,方闵真。作为秦薄觐法律上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我有义务无条件相信我的丈夫,也始终和我的丈夫立于同一战线。”

字句铿锵有力,可我觉喉头哽了一口血,硬是咽了下去。

我听见记者们惊讶的声音。

我知道,秦薄觐此行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我说出这段话。

我就如他所愿。

做戏就要做到底。

那就这样吧。

七年幸福如天堂,此刻阴暗如地狱。

就让我彻底沦陷。

快步出了会议室,终于摆脱了嘈杂。他的助理曹文上前,对我点头,“闵真姐,您说的真好。我都要感动了!”

没有丝毫关心,曹文立刻看向秦薄觐,“秦总。接下来,您要接受三家权威媒体的采访,为我们争取舆论先导……”

我讽刺冷笑,秦薄觐的助理就是这样,和他一样强势冷血,和他一样只看结果!

我转身就走,秦薄觐拉住我,眉目有着虚伪的关心:“不舒服?回家?”

我站定,嗤笑。

捏紧了手包,对着他的脸,就砸了过去。

他猝不及防,英俊脸庞顿时被五金刮出三个血痕。

他一动不动。

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问她:“秦薄觐,你满意了吗?可以离婚了吗……”

问题没问完,我就昏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