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珠胎暗结?指鹿为马!

我正要说什么,他已经拿起电话,拨通,“齐律师你好。我是许玮宁。”

看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没有改变。想起来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完。这点跟秦薄觐太像,秦薄觐也是个干脆利落的性子,从不拖泥带水。

不到二十分钟,齐律师就到了。

许玮宁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